搜尋內容

週三, 25 三月 2020 21:27

疫情期間的戲曲課怎麽上?

 對於習慣了以「口傳心授」、「面對面教學」傳統方式爲主的戲曲專業的師生來說,「停課不停教」、「停課不停學」是一個難題。記者日前從上海戲劇學院附屬戲曲學校獲悉,這所學校從二月中旬開始就使用網絡平台組織戲曲教學,對學生進行專業輔導。

 

 京劇名師沈綺琅,是一名七十歲的老教師,退休多年却從未脫離教學崗位,培養出很多優秀的戲曲新人。三週網課上下來,她深有體會,「網課對文戲摳戲,效果非常好,進度快。」

 這學期18京班教學計劃是教授梅派劇目《坐宮》一折。《坐宮》唱念是重中之重,沈綺琅先將所學段落的唱念錄音發給學生,規定時間,讓學生學會並將錄音發給老師。她收到學生們的錄音後,仔細將每個學生錄音裏的問題用紙筆記錄下來,以微信語音形式針對「節奏、氣口、行腔及語氣」逐個講解,並要求學生根據她的講解與再次示範,記錄學習心得和問題總結,達到及時發現、糾正、解决問題又能使學生加强記憶的教學目的。

 除老年教師外,青年教師也在戲曲網課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音樂專業老師王雲鵬分別給浙江溫嶺、上海閔行等地學生連綫上笛子課,「我們提前半個月就開始演練。」

 比起講解PPT、點名學生發言,戲曲綫上教學有著獨特性。王雲鵬說,大課以講內容爲主,一對一、一對二的專業課相對特殊,每個學生需要演奏後,再由老師逐一指導,比如掰正手指手型。面對面教學時一蹴而就的動作,放到綫上遠程教育,難度倍增,「在可行性測試中,我們遇到過網絡卡頓,音頻、視頻不同步等問題,反複換了好幾個軟件。」

 王雲鵬注意到,在備課中,不少老師比以往更「火眼金睛」,「聽風辨音」,從略微晃動的屏幕分辨孩子彈撥樂器的手指位置,判斷綫上傳輸微微變形的聲音是否卡上正確的節奏點。

 李名揚是一位青年武丑任課教師。武丑,通常以跌、打、翻、撲爲主。爲了達到綫上教學的最佳狀態,使部分訓練、教學內容不受環境影響,他將訓練內容與教學內容整理出來。武丑行當很多「小跟頭」要求做到輕、漂、溜,如扎頭鏇子、雙飛燕、案頭、蹦高等,這些小跟頭可以在家中訓練。爲此他給學生佈置一定的訓練數量,達到「從量到質」的變化。

 京劇教研室老師石曉珺認爲這次綫上課程是一次「被動而成功」的嘗試,打破了固有的教學模式,打開了新的教學思路,「開拓了教師在不同領域的教學認知。」

 文字轉載自《中青報.中青綱》記者 王燁捷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圖: 林為林《呂布試馬》(崑曲)。李剛《四郎探母之坐宮》(北路梆子)。 吳立熙、陳銘英《活捉張三郎》(粵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