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品味專欄

週二, 12 七月 2016 13:47

關於「北梅南薛」之論說

本刊作者那戈先生曾於2013年發表一篇名為「何來北梅南薛之說!」的專欄文章,刊於第157期。學者對此文章論點持不同看法,其後有人為文或反斥其非、或抒發一己之見;今有三位作者藉發表文章,與那戈先生辯證,此文壇常事,料讀者願聞其詳。真理愈辯愈明,希望專家學者參詳,或可發現更多新論據。   圖為中俄兩位藝術大師梅蘭芳與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合攝於1935年
週五, 29 七月 2016 14:07

何來「北梅南薛」之說!

前不久,廣州研究粵劇名伶薛覺先的某「權威」專家接受媒體記者採訪時發表言論說:中國戲曲界過去有「北梅南薛」之說,「北梅」是指北京的京劇名演員梅蘭芳,「南薛」就是我們廣東的省港粵劇大老倌薛覺先。並對薛氏如何了得大加讚賞和吹捧!   (圖為李雪芳)
週三, 18 五 2016 20:36

工尺杜牧情

杜牧,是晚唐詩人,和李商隱共稱為「小李杜」。小杜是世家子弟,流連聲色場所,淮南節度使牛僧儒經常派人暗中保護他,最後才醒覺,詩嘆「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這個風流才子,雖然楊州夢覺,可惜失約遲來,只能「灑盡滿襟淚」,一段情緣,以《嘆花》收場。
週三, 18 五 2016 20:07

側寫杜煥(五)杜煥南音的錄音

Written by

杜煥一九七九年六月十七日因腎衰竭壽終於九龍伊利沙伯醫院,享年六十九歲。本來大會堂有一個八月的檔期預留給他,我為了這件事致電過去,準備跟他商議。然而,接電話的女士告訴我,他已經入院多天了。原來大概十日前,他們發覺廁盆有血,卻不知是誰的,遂由開眼的設好痰盂,令失明的小便其內,才查出是杜煥。初時他還說不要緊,但拗不過一位善心人而就醫,結果要立刻留院,可惜病情已深,藥石無靈,我來不及探望,他已離世而去了。

紅線女有許多學生,最得意的,女有郭鳳女、蘇春梅、楊小秋……男有歐凱明、張雄平、黎駿聲……;而徒弟則沒有聽說有多少個,筆者所知香港有紅豆子、南紅,加拿大有勞允澍,馬來西亞有顏葉秀珍,新加坡有歐陽炳文,內地有瓊霞。這麼說起來,徒弟是多麼幸運的,而學生呢,那麼多的學生當中,能算個個是幸運的嗎?顯然不是!失寵卻是有的。
 看林家聲博士在「《多情君瑞俏紅娘》創作過程」(博精深新─我的演出法333頁)中說他對張君瑞角色的理解是,張生是一個雅士而非公子哥兒,他有文人的氣質,不會太輕佻,內心也經歷許多掙扎起伏,所以設計角色為他是一個挑戰......
週四, 31 三月 2016 16:52

側寫杜煥(四)藝術節八仙賀壽

Written by
一九七七年,市政局把杜煥南音推薦給香港藝術節,表演節目為「八仙賀壽」和「天官賜福」,杜煥因而參與了一系列的公關宣傳。
週二, 29 三月 2016 20:33

潮劇戲曲電影是的興衰

依據香港電影資料館的資料,上世紀一九五零至一九六零香港拍攝出品多部廈語電影,一九六零年五月,廣東潮劇團來港演出造成的轟動,又更加啟發了港人拍攝潮語戲曲片。事隔多年.....  
梁山伯與祝英台是我國四大民間傳說之一。魏晉南北朝時社會盛行等級森嚴的門閥制度,而婚姻也成了高門之間擴大勢力及增加財富的途徑,這樣的社會背景直接造成梁山伯祝英台的悲慘命運。德伯家的苔絲比梁山伯更有勇氣,因為她最終挺身而起,想把握自己的命運,不過在那個時代,她能選擇的也只是沒有出路的出路而矣。
週二, 23 二月 2016 18:56

側寫杜煥(三)首次南音演唱會

Written by

這是香港市政局首次主辦的南音演唱會,也是南音首次登上會堂的演唱會,更是南音首次脫離街頭賣藝形式的重要演唱會。會後的評論都讚口不絕,令人鼓舞。大會堂兩巨頭陳達文和楊裕平果然夠眼光,可以向市政局眾議員來個圓滿的交代和報告。

第 5 頁,共 10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