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Size

Cpanel

搜尋內容

週三, 19 五 2021 19:02

林穎施與香港中樂團的「情海波濤」

林穎施第一次踏上香港中樂團的舞台,是2018年的籌款晚會,她演唱一曲哀怨的《昭君出塞》,這支曲是紅線女藝術巔峰之作,香港人最難忘的作品,穎施婉轉的聲腔,演繹既淒怨又惶恐的去國情懷,給觀眾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翌年的籌款晚會,穎施再度登場,與羅家英合唱一曲盪氣迴腸的《潞安洲》澎湃的音樂激盪著殉國的悲情,念國家興亡,感民族大義,全場為之震憾。

穎施感謝香港中樂團給予機會,讓她體驗一個大型交響樂隊在背後的強大推動力,這種力量有如萬馬奔騰,以千鈞之勢,逼使她迸發出前所未有的激情,進入超逾平常的最佳狀態,帶給她興奮、滿足、難以言喻的舞台享受和追求的欲望;這種力量,把她推上了今年香港中樂團的「情海波濤——林穎施粵曲之夜」。 

火花燎原,燃燒著她的熱情和盼望,回味兩度和香港中樂團合作,那美妙的音樂,來自多位音樂家的天籟之聲演奏和歌唱互動共鳴,這樣的演出是一個洗禮過程,一種無以上之的享受。能夠和香港中樂團破格合作開個人演唱會,對一個後輩而言,簡直是夢寐難求的機會。這場演唱會無疑也是極大的挑戰,舞台上每位演奏者都是獨當一面的藝術家,音樂表演是演唱會的重要部份,演奏和演唱各有發揮。這不同於粵曲樂隊伴奏的常規,她完全可以適應,倒是這眾星拱照的場面,給她無形的壓力,一次過與數十位音樂家攜手合作,穎施何幸!豈敢稍有差池

穎施說她是個喜歡壓力的人,壓力就是她的動力,有壓力才逼使自己有進步。她從小喜歡唱歌跳舞,小學參加粵劇興趣班,同學們熱度三分鐘,不久就一個個溜走,最後剰下她一人獨自跟老師上課。她喜歡粵劇,覺得它的音樂旋和曲中的詩詞歌賦都令人陶醉,既然喜歡就要堅持學下去,堅持才會有成績,這是她一直堅持的學習態度。小學畢業以第一名分發到全省最好的中學,她放棄了,考入粵劇學校。她自小參加很多比賽,每次都盡力做到最好,不是為了得獎,為的是感恩父母和老師的疼愛,以成績報答他們的深恩。由校內比賽到代表學校、代表市、代表省,一級一級晉升,壓力一次比一次大,直至參加全國比賽獲金獎,以及省港澳大賽奪冠軍,可算一帆風順,扶搖直上。劇校五年級,考取了獎學金前來香港演藝學院進修,劇校准提前畢業。演藝學院在她畢業那年成立「演藝青年團」,穎施初出道即擔正印花旦,又得毛俊輝賞識,主演他的新編粵劇《百花亭贈劍》,於香港藝術節上演獲好評。目前她成立自己的劇團,赤手空拳打天下,兩三年間已薄具聲名。

有人以為穎施得天獨厚,很多人沒有的機會,她全部都有了;事實上,幸運不是常有的,天賦才華只見諸表面,長久以來對藝術的堅持和不懈的努力,累積沉澱下來的,才是她與眾不同的內涵和氣質,除了演藝水平的努力提昇,她有溫柔良善的女性特質,謙虛好學,能幹多才,她散發的正能量獲得老中青三代觀眾的欣賞和喜愛。

今次獨自擔大旗,音樂會請來那些嘉賓助陣?答案是沒有。穎施獨自一人撐全場,她認為粵曲演唱會可以更貼近時代,她和香港中樂團合作的形式,更像現代歌星的個人演唱會,她選唱的都是經典獨唱曲,包括她的冠軍歌曲——陳冠卿撰寫的《鬼怨》,紅線女的《打神》,芳艷芬的《願為蝴蝶繞孤墳》,白雪仙的《庵遇》;也唱小曲和時代曲如《平湖秋月》、《茉莉花》、《紅燭淚》等,兩晚演出曲目不盡相同,穎施的真情卻是一樣的熾烈。

香港中樂團的愛護和支持,穎施跨進了演藝歷程的一大步,面對「情海波濤」,她充滿自信,說道是初生之犢不畏虎。「雖然年紀尚輕,但屈指一算,入行已經不少時日,感覺歲月催人,趁青春尚在,做自己想做的,努力做到最好;希望觀眾扶持我的成長,見證我的進步。」這就是她的心底話。

撰文: 予倩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