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二, 23 十二月 2014 13:44

莎翁《馴悍記》的粵劇版

莎士比亞的《馴悍記》寫於十世紀文藝復興時期,以幽默喜劇手法,實的故事內容探討男權力和地位的矛盾問題,原著結局是女性屈服於男主義。此劇公演大受歡迎,同時也引起西方社會對兩性關係的爭議。
 
 撰文:廖妙薇

到十八世紀,此劇已出現多個版本,對男女觀念有不同程度的修正,於是作家和觀眾一起來反思:以暴易暴就是男人馴服女人的不二法門嗎?

胡芝風導演粵劇《馴悍記》,顯然不認同原著的主和結局,劇本改寫成男女彼此尊重,夫妻相敬如賓大團圓結局。事實在戲曲舞台上,中國舊社會道德倫常的規範下成長的女性,很難塑造一個西式悍婦的形象,而西方幽默亦不容易為戲曲觀眾接受最後劇本修改為中國式的馴悍記,觀眾就以欣賞中國戲曲的心態來品評

悍婦的林穎施她開場拿著兩支雞毛掃出廳堂,不分老少尊卑見人就打;幾句唱詞、三言兩語的道白,並沒有清楚道出一位富家千金變得專橫暴燥的由來。其後劇情發展,才逐漸流露她溫柔良善的本性,因父親貪財,企圖以女兒婚姻搏取一本萬利,以致標梅已過嫁杏無期,因怨生恨而性情大變。大小姐這個角色,若多些展心態上的驕恣野,取代部份行為上的兇悍狂態這樣是否更能符合戲曲表演的美學?而旦角就更多身段表演的空間。

大小姐被強逼作為莽漢之妻,丈夫為懲治惡妻,沿用中國男人對待婦的古訓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使吃之不飽,穿之不暖,剩下半條人命,只得服從丈夫。本劇強調的是最後勝利的不是強權,愛情使人屈服丈夫故意撤去全部飯菜之後,半夜裡還是偷偷給妻子送碗條,加件寒衣,免她餓壞受涼,這是人情味的展現;返家途中,妻子意外墮海,丈夫不顧危險捨命相救,更體現愛妻情真。大小姐初時對丈夫並無好感,逼與現實唯有壓抑狂燥假意順從及至丈夫以相待,才使她反思自己的行,體會到男女相處之道,要互相尊重互相包容,然後能享受家庭幸福。

         最後連父親也明白了道理,金錢不及親情重,二女一齊拜堂。兩對新人出堂之時,性情溫婉的二小姐倒耍起刁蠻來,這小小的插曲,原為對比大小姐歷經世故後的變,但編劇這點用心沒有明顯交代,以致觀眾有些不明所以,提點一下,一兩句道白就夠了

本劇以喜劇形式進行,中間加插不少喜劇元素,尤其是抬轎歸家的一場,轎夫上山下坡,製造有驚無險的笑料,大小姐身在轎內受煎熬,心思卻飛越花轎外,細訴在家千日好、今朝受人欺的苦況。舞台上出現坐轎與抬轎角色左右分張穿插,時離時合時而與策馬領路的莽夫交會對,這樣的創新編排,使舞台變得豐滿而富於動感,於本地粵劇可稱創舉。

除了導演可取,兩位主演的新秀演員都有可讚之處。王志良演的角色並非莽夫,他爽脆、自信、灑脫、勇猛,能演出這種性格,是王志良的一大突破,完全了脫離了他的本來個性,投入角色演繹角色,相對於上一次演出,明顯地跨出了一大步,他開始懂得做演員而不是做表演了。至於林穎施,小旦很適合她演,但小旦並不容易演,角色要演得可愛而不可憎,拿捏不好就變得小家小氣,難登大雅之堂。她在本劇的表現很特出,金嬌這個人物能使觀眾受落,就是成功的第一步。劇中坐橋一幕很討好;吃麵條也下了功夫,表情細膩,食相可愛。尾場舞蹈,彩球代替長綢,取難不取易,胡老師在細微處很用心思,在她的感召下,每位演員都很用功,整體表現是出色的。

按此進入舞台傳真《馴悍記》

 DSC8779b

More in this category: 現代青年的任白情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