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Size

Cpanel

搜尋內容

週三, 04 五 2022 13:53

黃葆輝.不花巧,花心思!

「入行做戲好嗎?」畢業時曾與老師討論前程問題。老師說學校以前有一位職員叫做黃葆輝,後來毅然辭職去學戲、做戲。「你可以去問問她現在開心不開心。」那是筆者第一次聽到「黃葆輝」這個名字,也一直想問問她:做戲開心嗎?

「這十多年雖然辛苦,但做的都是自己喜歡的事情,是開心的!」從小喜歡粵劇,但礙於母親反對入行,她聽話考好公開試,找到一份大學文職工作。2001年,她毅然辭職,放棄別人眼中的好工作,報讀演藝學院文憑課程,畢業後入行,由低做起。2019年黃葆輝成立劇團「輝.鳴藝舍」,每次演出都為觀眾帶來驚喜,例如曾以「誰憐嫁後人」為折子戲專場的主題,帶有戲感的謝幕,還有演出的海報設計等,處處見心思。

葆輝的心思更是在做戲上,花心思卻不花巧,以情為主。從穿戴到表情、身段做手等,她會從曲中尋找答案,把戲曲的套數加上生活的自然,去構思人物角色的演繹。以《帝女花》為例,第一場〈樹盟〉她理解長平「本無求偶之心,怎奈父皇催妝有意」,加上當時的時勢,求凰宴在長平眼中是「多餘」的,她並非一心來選婿。葆輝飾演的長平公主,出場的「亮相」,沒有笑容,帶著角色的愁緒。她沒有刻意選穿紅色的戲服,這些都是葆輝對「凜若冰霜」的長平的分析。

「動作及說話不可出賣角色的身分!」葆輝分享有一次在香港八和會館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演繹《鳳閣恩仇未了情》的紅鸞郡主,藝術總監尹飛燕教導她:紅鸞是失憶,並不是瘋了。葆輝表示燕姐的教授,讓她明白到插科打諢的同時,也要顧及角色的身分、性格及處境,才可恰到好處。

葆輝說「輝.鳴藝舍」的戲不只在她一個人身上而已,劇團重視的是一個整體,一個群體的表現。親力親為的她,曾為《洛神》尾場舞蹈編舞。當宓妃唱到「芙蕖出綠波」時,其他仙女圍著她落腰,像開出了一朵花,配合了曲意,並非純粹賣弄動作。「整件事都好,觀眾才會有共鳴。」劇團的每一位演員,劇中的每一個角色,在她看來都十分重要。葆輝堅持,即使是很熟的戲也要排練,因為當中很多的細節,可以花心思。

葆輝5月將會演出《呂蒙正‧評雪辨蹤》,很多人認為是「爛衫戲」,即是沒有華美的戲服。這樣的情況下,就更著重演員的「戲味」了。其中〈評雪辨蹤〉一折,葆輝表示看似平淡,演繹夫妻的日常生活,但其實餘韻無窮,小夫妻之間的相濡以沫盡在你一言,我一語的互動中表現,也就可以看到演員花過的心思。

撰文:林曉慧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