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Size

Cpanel

搜尋內容

週一, 05 七月 2021 16:35

裴駿軒:人生有所經歷,知道什麼叫做痛

裴駿軒是香港八和粵劇學院第一屆學員,現在活躍於各劇團。曾是雛鳳鳴劇團成員的他,熟悉任白、雛鳳名劇,很多做法以及細節都知道,記得清楚。7月他起班與御玲瓏演出《胭脂巷口故人來》,班牌「新鳳鳴粵劇團」透露繼往開來的意義。

 

「雛鳳」情意結

裴駿軒在八和粵劇學院畢業後,加入雛鳳鳴劇團他喜歡任白,喜歡雛鳳,即使不用出台演出,也會在一看戲。那時候人才濟濟,論資排輩,做戲由「企」開始,一段時間後才慢慢有機會。「『企』是很重要的,能夠看到很多老倌、前輩的演出。」雛鳳的班期很多很密,長時間下來,很多戲場上的細節也就深刻記住了,演出的方式也在潛移默化下建立起來。

實踐時,要學習看劇本,自己去理解、研究每一個「介口」。所謂自己去理解,其實是有一套共同格式。「最的是不要撞到別人,影響別人。如果錯了,會有前輩告訴你。自己做過的戲,如果別人演出,就要更留心看。」

裴駿軒表示「雛鳳」就好像一個大家庭,大家一起演出,出埠,十分開心!由雛鳳鳴劇團到慶鳳鳴劇團,再到現在於各劇團演出,也有教學生。最初裴駿軒沒有想太多,只知道自己喜歡做戲,一做就做了這麼多年,也從來沒有想過放棄。他說:「自己還可以做的時候為什麼不做?已投放了一段時間在這裡,不做太可惜!」

做戲做人

裴駿軒上年開始用「新鳳鳴粵劇團」班牌起班,與御玲瓏合演《無情寶劍有情天》,今年則選演《胭脂巷口故人來》。「很多戲我也喜歡演,任白戲也喜歡,聲哥林家聲的戲也喜歡,很多戲演完以後還想再演。」裴駿軒記得前輩阮兆輝說過:「做戲就如同做人」,當人生有所經歷後,知道什麼叫做痛之後,如果遇到相關劇情,就可幫助入戲。《胭脂巷口故人來》他以前演過,形容這是一齣很講究感情表達的戲,尾場沈桐軒與宋玉蘭的那種愛恨交織的感情,他己可以表達得更多、更好。

此外現代節比較急速,因為各種的情況與因素,很多時候演出需要作出刪減。裴駿軒覺得如果情況許可的話加回某些地方在劇情的接駁以及演員的表達上都會比較順暢例如他在5月與鳳兒合演《帝女花》〈香劫〉一場長平唱完「我十五年來承父愛,試問一死酬親也何難」一段嘆板後特意加回周世顯唱嘆板:「幾見親情鋤骨肉,君臣壯烈獨惜太兇殘,螻蟻貪生是常情,死別相看情更慘。」在長平抱崇禎膝痛哭訴說自己願意一死酬親後駙馬世顯隨即承不捨之情這也是人之常情的表現角色在劇中也是有血有的人物

可見裴駿軒演戲繼承了前的做法而在情感的表達上有所思考且有所代入

撰文:林曉慧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