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六, 12 九月 2020 15:35

流派光環的背後

演員創造了一個流派,應是一生的榮耀。卻偏偏有人主動放棄其賴以成名的流派唱腔!

粵劇唱腔流派

         別的劇種找不到例子, 粵劇卻有。此人是近代粵劇流派唱腔鼻祖之一的馬師曾。說實在,他回廣州後,已經放棄了以乞兒腔作為馬腔了。他只是做《苦鳳鶯憐》和改編丑生戲《喬老爺上轎》時唱乞兒腔。而他做得最多, 最負盛名的《搜書院》、《關漢卿》為例則是普通唱法。我的一個師兄叫沖天燕, 他是馬腔祟拜者。《苦鳳鶯憐》是他首本戲,他一聽馬大哥不唱馬腔立即大罵, 他不會唱嘢!這是當時對馬大哥不唱自創之馬腔的普通反映。真不愧是馬師曾! 他放下丑生式的馬腔,而轉入老生式的戲路。他沒有開創新的馬腔,卻開創了馬派表演藝術。當時屈原、關漢卿是全國各劇種都演的戲。包括北京人藝(北京人民藝術劇院),馬師曾是全國演得最好的三人中之一。馬師曾超越了粵劇而成為全國有名的表演藝術家。不過,不是人人都理解。上世紀九十年代我和母親被邀參加一個馬師曾研討會。有女姐、何建青參與。他們卻集中批判當年不許馬師曾唱馬腔。我立即反駁:當時文藝界說了不提流派,所以沒有針對馬派唱腔。這是在朋友層面上探討該如何唱《搜書院》。馬師曾就是比別人高明。順應時勢, 舉得起放得下。你能想像唱乞兒腔去做屈原嗎?他一個取捨成了時代大贏家!

         第二個就是大名鼎鼎的凡腔又叫狗仔腔的何非凡前輩。他在廣州, 一口氣演三年皆滿座。有一個故事:伶王新馬師曾有一天演出,上台時看看票房,有幾成位。到他裝身時有人報上,九成半了;開場前傳來好消息,全院滿座。第二天祥哥決定,做完這個台,立即拉箱回香港。人們覺得奇怪, 打探一下,哦! 明白了!何非凡開票房,一個月的票眨下眼就賣晒,誰敢膺其鋒。聽說何建青也建議佳叔(靚少佳)不要在廣州爭,去四鄉打出自己的天下。那時珠江河上經常看到「勝壽年」的旗在畫船上飄揚,誰想到近十來年我再也聽不到有狗仔腔特色的凡腔,我四處尋找都找不到。那時蘇翁還在世, 我便問他。他說:「我叫凡哥不要唱凡腔的,我認為他改變唱法會受歡迎。我會為他寫新曲」。果然, 他一改唱法,唱片銷量便上去了。所以,很多的曲都重新翻錄了。是的,何非凡是第二個放棄自己特色唱腔的人。現在流行的都是何非凡的後期唱腔。但我還是認為他早年創造的,賴以成名立萬的凡腔更具藝術性和特色。他與薛、馬、桂、新馬都不同,自成特色,這就是一派。

京劇之言派

       與粵劇相反,京劇出現了一個流派異例。這就是言菊朋和他創立的言派,是京劇鼻祖譚鑫培創立譚派以來,頭一個京劇鬚生的四大派:余叔岩、言菊朋、高慶奎與馬連良。余叔岩是譚鑫培入室弟子,講一個故事:余叔岩拜師時,送了一個內廷的鼻煙壺給老師。到老譚要孫子譚富英找余叔岩學藝時,他又把這鼻煙壺交給孫兒拿去作見面禮。但是言菊朋卻不賣帳,他打出真正譚派的旗號。能夠上得北京四大鬚生,又敢和余叔岩叫陣,他無論實力、還是地位都是上了位的了。他的言派唱腔很有特色,即是不怎麼懂京劇,你也能在眾多唱腔中認出言派。行內也公認他唱得講究,他的首本戲《臥龍吊孝》、《讓徐州》,被公認無人能及。他是紅了,但不知何故他竟是票房毒藥,賣不出票就沒人請。她的女兒言慧珠寫書說起她父親,一年中只有春節才開班。因為大節開班多找不到人了,才找他,起班少一些,他春節也只可閒呆在家。他的藝術變成文人的文章了——「文章憎命」!寫得好文章的很難有榮華富貴的好命。藝術不憎命,有名有派的總有在社會胡混的本錢。言菊朋嗓子好,唱功造詣也高,要改個唱法在舞台混碗飯也不愁魚肉。但是他敝帚自珍,與他的言派唱腔同榮辱,共進退,窮愁潦倒一生。他去世了,言派唱腔也幾乎失傳。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國京劇院四團一班青年演員排演「楊門女將」。戲中有三個老生。皇帝由學譚派的孫岳演。寇準由唱馬派的馮志孝演。 採藥老人由畢英琦演,唱言派。言派再現,立即引起強烈反響:京劇原來有這麼美妙的唱腔!從此不斷錄傳。不過,唱得好者寥寥也。

         作為一個演員能夠創流派又能風行一時也算是對行業、對自己都有交代了。畢竟自有後來人,他們也要有自己的時代。言菊朋、馬師曾、何非凡都是值得我們尊敬、景仰的前輩,他們都是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創造 人。

撰文:何家耀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圖:1馬師曾、2何非凡、3言菊朋、京劇四大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