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四, 08 八月 2019 16:49

魏海敏還原孝莊的智慧

國光劇團當家花旦魏海敏,以現代和傳統的不同手法,演過許多女性人物,從早年的馬克白夫人到樓蘭女、王熙鳳,到近年的曹七巧和孟小冬……都令人印象難忘。將要帶來香港的《孝莊與多爾袞》,穿清裝演傳統戲,又是怎樣的人物演繹呢?

               

                魏海敏說她喜歡探討人性,藉這種與生俱來對人性的好奇,許多角色塑造得以完成。她從小在「海光劇校」受培訓,劇曲表演傾向程式化,所有的表演技術是為角色服務的,演員要進入角色才能演戲。她不諱言,初出茅廬的日子,都在演程式而不是演角色。

梅葆玖打開了她的眼界

                1982年梅葆玖來香港演出,她在觀眾席上看得驚呆了,她說:「那一次是驚艷,從未如此震撼過,原來戲是這樣演的!梅老師打開了的我的眼界,自此之後,決心要重新學習。有了這個願望,80-90年代我認真地重頭學梅派。」1988年她正式拜入梅葆玖門下成為梅派再傳弟子,91年到北京補行拜師禮,開個人專場演梅蘭芳戲,老師手把手逐個戲碼教。十年密集式學習,這個當今梅派大師姐的頭銜也就當之無愧了。

                她演戲生涯最大膽的一次歷險,是在1986年三十歲不到的年紀,跟吳興國演莎劇《馬克白》改編的京劇《慾望城國》,演的是個壞女人。「青衣從來不演反派人物,那前所未有的、自由開放非程式化的演繹方式,反而給我一個極大的難題——我怎麼演呢?演些甚麼?於是開始思考,用怎樣的方式塑造馬克白夫人這個人物呢?」這齣戲給她的啟示,就是要進入角色,演人物,演出戲味。

                 九十年代她和吳興國一直在海外演這戲,在英國皇家劇院,觀眾非常驚訝,東方戲劇演莎翁作品,可以如此傳神地體現他的精神面貌,該劇成為當地經典劇目,媒體評為東西方文化最佳融合的展現。但是在國內,那時候觀眾的反應是極端的,喜歡的視為創新──京劇原來可以這樣演;不喜歡的視為反叛──京劇怎麼可以演成這個樣子!

                 由是她體會到東西方戲劇最大的分別:「東方戲劇是講道理,教化人心,展示人該遵守的行為規範,演的是故事;西方戲劇是自我內在探索,是對人性的深層探視,演的是人物。」創新與反叛,其實沒有對立的必要,她一直思考的是,怎樣把西方戲劇的優點引進京劇而推動時代的進步,怎樣把故事中的角色演成人物,用以影響人心,給今日社會帶來正能量,這就是她一貫的思路。

孝莊是個了不起的女人

                洪承疇與多爾袞,兩個皇朝更迭中主宰興亡的男人,孝莊憑甚麼屈服他們?皇太極崩,勢孤力弱的孝莊又如何自處?「這角色要還原孝莊這個人的智慧。一個宗族和皇權角力中的女人,在危機四伏的宮鬥中保住自己和幼兒性命,擺平劍拔弩張的八旗爭霸,穩住大清帝國基業;又利用女性特質,藉與多爾袞若即若離的關係,攝助幼兒順利登上皇位,然後巧計奪回皇室政權。這個女人非常了不起。」 

                《孝莊與多爾袞》是清裝宮廷戲,可借助華麗服飾表達情緒。第一場勸降,孝莊受命以美色誘使洪承疇歸降,她穿桃紅色衣服。考慮到洪是漢人,她想模仿漢家女兒纖細溫柔的舉止以打動男人心,旗服難作款擺姿態,借件外披的斗蓬,便可以做出很多身段動作。但是她最終沒有用美色而用真誠感動了洪承疇。

                第二場皇太極死後,八旗爭奪皇位,孝莊身在旋渦之中,處境凶危,她用釜底抽薪之計,在靈堂抱子哭訴,請求母子同殉葬。多爾袞見此情景,勾起兒時回憶,當年皇父崩逝,生母同樣帶著多爾袞和多鐸兄弟,在靈前主動求死,條件是保住兩個兒子性命,今日歷史重演,喚起他的激情,決意挺身保護幼主自封攝政王,並藉此奪回孝莊。鋌而走險的一著,果然籠絡了多爾袞的感情。

政治角力中的愛情關係

                 孝莊與多爾袞青梅竹馬的愛情故事,也許是戲曲觀眾喜愛的題材,但是當魏海敏還原孝莊的時候,發覺政治婚姻並沒有愛情考慮,宮廷的婚姻和愛情不過是政治手段,她心底裡最重要的是保住江山,保住皇朝,儘管腦海裡還有一些花前月下的旖旎回憶,一旦成為太后,身份有變,感情亦變。當多爾袞權勢愈大愈趨暴戾,孝莊愈不願下嫁此權慾薰心的男人,卻又要利用他的力量壓住八旗軍心,護幼子平安登大寶,為了穩操勝算,對多爾袞欲拒還迎的心理狀態,實在不容易把握,這正是角色的挑戰。她說:「開始的時候,我和唐文華都沒有寸度,不知道該怎麼演,大家在揣度兩個人物的思維,尋找觸碰點在那裡。第一次演出不是很滿意,第二次演出,雙方的感覺好多了,理順了感情,進入了角色;現在是第三次公演,有了默契,期望演得更好。」

延續梅派的思考精神

                她又指出,歷史在變,社會在變,中國人的本質沒有變,維繫民族本質的是文化傳承,戲曲是民族文化傳承的體現。她指出:「昔日梅蘭芳的戲很有影響力,抗日戰爭,喚起民族氣節;太平盛世,喚起社會道德,因為他演的戲都叫人思考。讓人思考的元素才是戲劇的本質,但是,現在演戲都不用思考,唱做唸打的功夫表演得好就行了,梅蘭芳年代愈離愈遠,廿一世紀的社會變化很大,戲曲怎樣才能發揮它的影響力?」

                 這些年魏海敏一直在尋找京劇的出路,從不斷的嘗試和實驗,她表示已經走出一條路,知道自己應該做的是甚麼。她說:「延續祖師梅蘭芳精神,思考文化才是社會進步的動力,戲曲要予人思考的空間,我未來的路很清晰,我的戲,我的角色,都要叫人思考的。」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孝莊與多爾袞》劇照

國光劇團當家老生唐文華、當家青衣魏海敏、團長張育華,合照於西九戲曲中心。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