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二, 30 四月 2019 21:51

《粵劇特朗普》的荒唐與情味

把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搬上粵劇舞台,還給他添個孖生兄弟川普,連已故的林肯、尼克遜,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以及北韓狂人金正恩都來一齊玩,李居明匪夷所思的創意比狂人更疏狂。

紅衛兵聚集在天安門廣場的舊照,發現遙遠天空中出現飛碟,這條伏線,引發特朗普與外星人的相遇,最終被請到太空作客去了,特朗普搖身一變成為川普,依然以美國總統身份站上舞台,化解國際關係危機;僵持不下的中美貿易戰亦由他扭轉乾坤,然後兩國和好,天下太平。這是全球人類的宏願吧。

江青、張春橋帶領紅衛兵列隊衝入首都機場;慘遭紅衛兵「鞭屍」的劉少奇死而不斷氣;忠於國家的周思來拚死飲茅台;被槍擊的林肯陰魂不散在白宮徘徊二百年不去,最後來自中國的川普一句「放下來吧!」讓他安息;毛澤東與尼克遜乒乓外交;特朗普與金正恩狂人對話;這些荒唐怪誕的有趣故事,令人好奇又好笑。觸及紅衛兵、文革、四人幫、平反的劇情,輕鬆地流露著歷史的悲情。自小與家人失散流落中國的川普,因劉少奇臨終一句叮嚀,令他放棄與愛人投奔美國的機會,留下來等待劉少寄與文革遇害者平反的一天。金頭髮白皮膚的川普,藏著的是一顆中國心。

年青的特朗普態度輕狂,毛澤東一眼看穿,他是中國未來的大敵。與尼克遜打乒乓球的時候,他要追究韓戰中喪子之仇;半包「熊貓」香煙送給尼克遜,笑他不懂幽默。中國領導人的政治智慧,美國豈是對手!

粵劇前輩有《甘地會西施》、《希特拉夢會藺相如》等天馬行空的荒誕粵劇,李居明的創作無疑受此影響,而涉及人性與國事的層面則更為深刻,寓意更廣,劇中人是鬧著玩,笑著流眼淚。

本劇人物眾多,上演的都是名人,一人兼演多角,演員過足戲癮。龍貫天演特朗普、川普、毛澤東,演年青特朗普輕佻鬼馬,演毛澤東老練深沉,演川普正直多情;他跳查查舞,唱情歌Edelweiss,以不同身份穿梭時空,可發揮空間太大,傾情未能全部演繹,留些餘地等下回吧。新劍郎演周恩來、劉少奇、林肯,人物性格分明,他演來得心應手,流暢自如,演技非常純熟。陳咏儀演川普舊女友蓓麗兼演領導紅衛兵的江青,理想不同與川普各奔前程,四十年後相見已失記憶,唯有一首情歌常在心間。一段沒有結果的愛情,是否暗示中美兩國微妙的歷史背景與未來關係?陳鴻進演金正恩、唱馬師曾乞兒腔,趣怪而形象更突出。王超群演鄧穎超兼飾飄紅,與周總理鶼鰈情深,演來平實惑人。鄧美玲演金正恩夫人李雪主、尼克遜夫人帕特、毛澤東侄孫女王海容,每次出場,國籍、身份都不同。一點鴻演陷害眾多文革受難者的仇大虎,最後變成手持《毛語錄》和佛珠的病人。比較特別的演員是蕭郎,她演特朗普之女伊萬卡,故事由白宮開始,她翻開一本父親保存的毛語錄開始說夢話。

全劇沒有佈景,舞台設計靈活運用影片投射實景和黑白舊照片,加上現代燈光效果,隨時穿越時空,天安門、北京機場、中南海、華盛頓、白宮,反映中美關係的歷史場面,躍然出現舞台上,為新光戲院大劇場增添新氣象。如果沒有抱著傳統粵劇的觀望心態,這確是一場可觀性、趣味性、表演性、藝術性、創作性各方面都拿高分數的好節目。

李居明寫「毛澤東之虛雲三夢」,《粵劇特朗普》是第二夢;將來的第三個夢,可以荒誕到甚麼樣子呢?

撰文:廖妙薇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