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品味專欄

週三, 15 三月 2017 20:14

七、給李長春的一封信

 紅線女有過三次親筆信寫給筆者,都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事。第一封是有關馬師曾的學術研討會,第二封是關於出版馬師曾的紀念專刊,第三封是就有關粵劇問題寫給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同志一信的信。那給李長春的一封信是怎麼一回事呢?話得從頭說起。
電影研究者張泠就曾撰文分析了一九六零年及一九八六年的《遊園驚夢》戲曲電影,張泠認為一九六零年的《遊園驚夢》運用了當時中國強調的藝術概念「古為今用,洋為中用」,將西方的電影技術與中國傳統的戲曲藝術互相融合了,成為中西合璧的戲曲電影,但仍然能保存崑曲的特色:
 6月10日晚,太原市工人文化宮內座無虛席,掌聲不斷,劇場走廊與牆角還站滿了人群,晉韻繞耳,由太原市文化藝術學校推出的晉劇現代戲《守護夕陽》進行首演。笑聲、掌聲、討論聲、感歎聲伴隨至整台戲劇的演出結束。   
 戲曲是我國在歷史長河中積累而成的傳統文化藝術代表,是屹立於戲劇世界之林的藝術體系。數百年來,戲曲在人民大眾中扎根,已形成了年積代累且不斷發展的行業模式與生態。山西為中國戲曲的搖籃之一,山西戲曲藝術歷史悠久、種類繁多,在中國戲曲舞台上具有重要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