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五, 01 三月 2019 21:25

8歲至82歲唱者挑戰粵曲考級試

 全球首次舉辦的粵曲考級試,第一期考試已於一月廿七日完成,考試結果要送交倫敦音樂學院審核,估計三月中才公佈成績。是次考試分一、三、五三級,考生年齡由八歲到八十二歲,反映出不論初學生或資深唱家,都接受這項考試。

為探討考級試的初步效應,特別訪問了幾位考生,包括:考一級的林卓楠8歲),考三級的鍾天睿(9歲)、莫姝熙(13歲)、余中允(14歲),考五級的梁延棣(82歲)。

唸二年級的林卓楠,開始上小學便對粵曲發生興趣,學了一年多,老師說她學得不錯,林媽媽初時擔心她會因為怕難學不下去,但發覺她很投入,而且愈唱愈開心,就放心讓她繼續學。媽媽表示小朋友的興趣班很多,目的是讓孩子多參與群體活動,學得開心便好,粵曲和其他興趣班不同,學到很多學校未教的中文詞句,上課之餘還要勤力練習,不是上堂玩下咁簡單,楠楠自動自覺肯花時間練習,可見她實在喜歡唱粵曲。

知道有考級試,問楠楠:考試好不好?楠楠點頭說好,媽媽就給她報名了。考試使她有動力,要應付考試,就要認真溫習,跟住考試指引,便知道應該練習甚麼,就好像其他考試一樣,小孩子總要家長催谷一下。

問楠楠對今次考試有甚麼期望?估計會合格嗎?她一臉自信地點頭,說:希望考得好成績。

9歲的鍾天睿喜歡粵劇,還小的時候,一次爸媽帶他逛街經過戲棚,咚咚響的鑼鼓聲吸引了他,再看台上五光十色的古裝人物很特別,戲台好漂亮,不期然停下腳步。元帥出場了,一身鮮亮耀眼的裝扮,頭上兩條長長的雉雞尾,背後插著令旗,穿起高靴大搖大擺,嘩!神氣活現,威風凜凜,好不令人驚嘆!他看得呆住了,怎也不肯離開,爸媽只好陪他看,如此一陪就陪到課堂上。天睿一學幾年,無論練功多辛苦,從未說疲倦。問他喜歡演甚麼人物,他衝口就說:林沖,趙子龍,好有志氣。

學戲先學唱,老師教的都是戲文曲目,唱與做同樣重要,至於曲中樂理,一般不要求太高。參加考級試,讓他學一些理論知識,學得更仔細更全面。鍾爸爸說,粵劇包含中國傳統文化和道德教育,是現時學校課程難以兼顧的,學粵劇不單是一種興趣培養,也是一種文化教育,陪孩子學戲,自己也得益不少,唱的是曲中情,其實學的是優良的傳統文化,所以他認為粵曲是應該推廣的。

鍾媽媽表示,最主要是測試自己的水平,學習成績得到認同。對於考三級試,天睿信心十足,並表示會繼續學下去,繼續考上去。

莫姝熙讀國際學校,中文接觸不多,竟然也愛上粵劇,她說:因為看見花旦好靚,頭上戴的、身上穿的,珠釵環珮都很古典,身段做手很美,好想自己也有機會做花旦,可以打扮得花枝招展,漂漂亮亮地出台表演, 所以她要好努力地學。問有甚麼困難嗎?困難是中文太深,好多時看不懂,要問老師,問明白了便記住,唱粵曲必須要記曲,像背書一樣,背熟了自然唱得好。

報名考試是老師鼓勵的,媽媽很贊同,參加考試才知道學了幾年學到那個程度,而且在國際學校,同學不懂得她學的粵劇是甚麼,需要得到認同,而且這個考試是倫敦音樂學院發證書,認受性很高。

同是讀國際學校的余中允,很有自己的想法,他明白自己唱曲有不足,目前唱的只是程式,是未成熟的,要唱到有腔口有韻味,言之尚早,還須再下幾番苦功。考級試給他一些指引,知道那方面的理論知識不夠,要加強學習。余爸爸很支持孩子,認為學粵劇只有好處無壞處,不但學好中文,也學到忠孝節義的傳統道德和做人道理。只要不影響學業,他任由孩子發展興趣。

為了應付今次考試,曾得過不少粵曲比賽獎項的中允,承認比以前更勤力,考試多少有點心理壓力,但他懂得把壓力轉移為動力。他把考試當成一次表演,要以最佳狀態出場,現場樂隊伴奏,想像試場是個舞台,面對的觀眾,就只有考官和在旁的觀察員兩個人,所以更加要一心一意表現得最好。試考完了,他信心十足,相信合格是沒問題的,當然期望成績要更好。

曲壇前輩測試考級門檻 

梁延棣是最年長的考生,浸淫粵曲逾一甲子,份屬曲壇老前輩,也要來考試,為的是甚麼?他回應說:「一不為名,二不為利,只想得個認知。唱了幾十年,到底唱到甚麼級數?從來沒有人告訴我,這個考試,有個公認的標準,正好測試自己的水平,得個答案。」

這次考試最高是五級,他覺得自己已非初哥,應該以較高級別測試,便報考五級。如果下一次有八級試,會不會報考呢?他表示,首先看今次成績,如果今次不合格或僅僅合級,離八級標準甚遠,那有資格升級呢?即使今次幸運過關,也要看八級考試題目範圍,自己有沒有能力應付。他又強調年事已高,再過幾年健康狀況如何也是未知數,所以今次也是一個門檻測試,憑他的考試成績,便知道考級試的門檻有幾高。

說到梁延棣的資歷,他的確夠資格測試這個門檻。在未有無線電視廣播的年代,他在綠邨電台主持「坊間小說」節目,藝名梁泰,有人誤以為是梁天之弟,同是梁門不同宗,其實他是梁以忠堂侄。少時曾有意跟二伯父學藝,但伯父對他說,音樂難搵食,不要入此行,應另謀發展,所以他沒有入行,唱粵曲是自己興趣。沒有得到伯父指點,也沒有師承,怎樣學的呢?他說:「是打戲釘自學的。」年輕時常到戲院「打戲釘」看大老倌做戲,看多了耳軌也聽順了,初期最喜歡何非凡,後期鑽研專腔,轉唱嚴淑芳腔。

電台一班同僚都是喜愛粵曲音樂之人,既唱得又彈得。五十年代市政局在港九幾個地區設衛星音樂社,假九龍公園、摩士公園等公眾場地演出娛樂坊眾,麗的呼聲有歌壇王子之稱的張寶強,接下市政局的任務,梁泰等一班手足便組團演出,由九龍唱到香港,他說六十年代的歌壇,是興趣組合,他們這一群都是業餘票友,沒有名利之爭。

涉獵多個行業的梁延棣事業有成,工作到八十高齡才正式退休。數十年彈唱自娛,他的歌友都已成為老友,近年開過幾場演唱會,仍沒法滿足眾多曲友和他同台演出的期望。得悉有粵曲考級試,告諸曲友,人人抱觀望態度,他卻以開放心態報考。年前他在「全港十八區粵曲比賽」捧杯,這位冠軍人馬算那個級數?考完試就知。

試考完了,成績有待公佈。本屆考官有阮兆輝、麥惠文、劉建榮、陳守仁、黃綺雯五位,考他的是阮兆輝。參加這場單對單的考試,有甚麼體驗呢?他說:

「唱曲技巧應該難不倒我,但是,考試指定的曲目對我是完全陌生,雖說是普及歌曲但我從未唱過,因為我只唱嚴淑芳的歌,未知我的臨場演繹是否符合考官要求。樂理方面,就按自己所知作答,不知對不對。我唱了幾十年,明白樂理知識重要,但多數人只追求唱腔,很少注意樂理,舉個例,考你乙反合尺花,可能許多人不知道《落霞孤霧》裡面就有,唱過都不曉得,這個考試有樂理題目,提示唱曲者重新檢視樂理知識,是好事。」

考試有沒有被難倒的題目?「有,鑼鼓點就考起我,對唱曲人來說,最緊要音樂起序,師傅打甚麼鑼鼓,對唱者沒有大影響,我不是做戲,不用行台步,不管師傅打的是三鎚還是五鎚,只要起個序是對的,就會接得上,唱得順,因此甚少關注鑼鼓點。經此一試,才知道連鑼鼓都要懂。」

最後請教這位前輩,對整體考試有甚麼意見呢?他表示,考試程序有規有矩,考生應該遵從,談不上甚麼意見,唯一建議是,設定考試題目,可以將範圍擴大些,不要局限於流行的、多人唱的曲目,雖然有利於大部份考生,不過,曲藝界追求專腔的資深人士也不少,不要忽略了這些人。

撰文:予倩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圖:1 。考一級的林卓楠在考試場外留影。2. 考三級的鍾天睿,余中允,莫姝熙左至右和家長們探討考級試成效。3. 考五級的梁延棣演唱會舞台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