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五, 24 二月 2017 16:34

為事歌詩白居易——粵韻下的三段人生

唐代詩人白居易,號醉吟先生,名傳古今,年紀未及一歲,六七個月大時,便認識「之」「無」二字,五六歲初作詩,九歲懂聲韻,十六歲獨往長安,作《古原草詩》,獻給當時的大詩人顧況,二十九歲進士及第。

後因直諫觸怒權貴,四十四歲貶謫江州為江州司馬,三年後任忠州刺史,四十九歲召回長安,其後在蘇杭任官職,五十八歲至七十五歲俱在洛陽,享受花木池泉,以詩酒自娛,其間亦因病辭官,晚年信佛,號香山居士,患上了風寒濕的風痺疾,雖然「歌吟終日如狂叟,衰病多時似瘦仙」(白髮詩),但「病來道士教調氣,老去山僧勸坐禪」(負春詩),尚能「時飲一杯,或吟一篇」(池上篇)按居易的易字,是容易的易字,居易出自《禮記。中庸》:「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險以徼幸。」他盛倡「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他的詩才,足可長安居易,而他字樂天,無論何處,亦足以安居矣!上述白居易的傳略,粵曲唱述了他三段的人生經歷筆者在此來個「粵韻詠樂天」的介紹。

初入長安

粵曲《白居易初入長安》(蔡衍芬撰),是雙平喉合唱曲,此曲是描寫白居易初往長安見大詩人顧況的一幕。根據《摭言》及《堯山堂外紀》記載,當他到訪顧況時,被顧大詩人冷譏「長安物貴,居大不易」,暗示長安不易居,還是回去吧!但當看了白居易的詩「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中的「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時,驚讚「有句如此,居亦何難!」一首《古原草詩》,令這位十六歲青年,名揚詩壇,也可以說是白居易踏入文壇的第一步。

江州司馬

        白居易二十九歲進士及第,四十四歲因直諫觸怒權貴,被貶為江州司馬(元和十年)。他在江州(江西九江)的日子並不長,閒官三年,便升任忠州(四川忠縣)刺史。但在短短的江州日子裡,又寫下了舉世聞名的詩篇《琵琶行》。原序說:「元和十年,予左遷九江郡司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聞舟中夜彈琵琶者,聽其音,錚錚然有京都聲;問其人,本長安倡女。嘗學琵琶於穆、曹二善才。年長色衰,委身為賈人婦。遂命酒使快彈數曲,曲罷憫然。自敘少小時歡樂事,今漂泊憔悴,轉徙於江湖間。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遷謫意。因為長句,歌以贈之。凡六百一十二言,命曰《琵琶行》。」

《琵琶行》第一句「潯陽江頭夜送客」的潯陽江,是潯水由江北南流入長江,近九江的一段,因九江古稱潯陽,故稱潯陽江。而《琵琶行》詩中有「前月浮梁買茶去」之句,浮梁是唐代著名的茶葉集散地,所以「商人重利輕別離」了。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古代樂曲有歌、行、引等體裁,「行」是漢魏樂府曲之一,可換韻,不拘平仄。在他的詩序中,說明了《琵琶行》是他「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而作。這詩篇,獲得世人的欣賞,唐宣宗有詩讚「胡兒能唱琵琶篇」。在粵曲來說,簡直是一個熱門題材,好此道者不難說出以下的名曲:《琵琶行》(潘一帆撰)、《同是天涯淪落人》(陳自強撰)、《潯陽朗月照琵琶》(唐健垣撰),和筆者比較陌生的《白居易與琵琶女》和《白居易含淚聽琵琶》等。粵曲借琵琶入詞而不提曲中人物名字的有《江上琵琶驚客夢》,曲中詞句隱藏了《琵琶行》的詩意,例如「何處淒音愁調送客船,一葉扁舟灣泊在潯陽」,「手抱琵琶半遮面」和「移船相近邀相見」。而楊石渠的《琵琶抱月明》一曲,女的「琵琶夜夜撩心事」,男的「搗花磨墨寫香詞」,曲中不露姓名,也只從歌詞中領悟,真的是「無題詩」的一族!

雖然樂府歌曲,不拘平仄,但唱和讀此詩時,平上去入四聲不能盡忘,其中有些字,例如「同是天涯淪落人」和「門前冷落車馬稀」的「落」字,筆者認為應以入聲唱讀,以合詩韻之味。

放楊枝

白居易的第三段人生,可以說是隱居洛陽,美景相伴,以詩自娛,漁翁共醉。但始終是年紀老了,從他的《不能忘情吟》序中,可以知道他染上了風痺,行動不便,而家妓樊素,年僅二十多歲,善歌善舞,善唱《楊枝》,人多以這曲名稱呼她,所以白居易便來個「籍在經費中,將放之」。這便是他老來放楊枝的故事,這故事被清代桂馥收入在他的《後四聲猿》中(四聲猿是《放楊枝》《題園壁》《竭帥府》和《投圂中》),粵曲《放楊枝》(溫誌鵬撰)便是唱述白居易的《不能忘情吟》

白居易的家妓,有多個傳說,主要是(一)除了樊素,還有小蠻,根據唐孟棨《本事詩》,便有「樊素善歌,小蠻善舞」之說,所以有「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之詠。樊素善唱「楊枝」,故亦稱她為楊枝。而在白居易的《別柳枝》詩「兩枝楊柳小林中,裊娜多年伴醉舞。明日放歸歸去後,世間應不要春風。」兩枝,應是樊素與小蠻,亦即是白樂天「十年貧健是樊蠻」詠句中的「樊蠻」——樊素與小蠻,而二妓皆被稱為「柳枝」。其實,白居易詩中,有兩「小蠻」的出現,一是上述善舞細腰的小蠻,二是「還攜小蠻去,試覓老劉看」中的小蠻,是「小花蠻榼二三升」的酒榼,這個「小蠻」是物。(二)另有一說是,樊素小蠻是一個人,且看白居易的《不能忘情吟》詩句:「駱駱爾勿嘶,素素爾勿啼,駱返廄,素返閨。」素即樊素,駱即馬,最後人馬俱走,樊素走後,白居易有詩句「笙歌散後妓房空」,那麼,「楊枝」是樊素的歌,「楊枝」「柳枝」都是一人,楊枝走後,歌去樓空,似乎再沒有第二位歌妓出現了。

家妓,早在戰國時期已有,史記《呂不韋傳》記載:「呂不韋取邯鄲諸姬,絕好善舞者與居」,據歷史學家解釋這些都是邯鄲諸姬,本屬官妓,納於家中,供人娛樂。《三國演義》也有「教坊之樂,不足供奉,偶有家妓,敢使承應」。家妓,就是大戶人家的歌妓。此風歷代相傳,所以白居易也來個「公門衙退掩,妓席客來鋪」,自言「不及當年有,猶勝到老無」了。不過,到了老年,白居易不放也要放了。

粵曲《放楊枝》曲詞中說「為免燕子樓重步關盼盼」,意味深長,暗示若是主人不幸先逝,留下歌妓,怕重蹈覆轍,像關盼盼一樣下場。原來在白樂天的人生中,也發生了一段令他不「樂天」的憾事,故事是名妓關盼盼,受禮部尚書張建封築「燕子樓」金屋藏嬌,可惜張建封病逝,關盼盼於燕子樓,閉門獨居,拜佛誦經,以報知己,如是十換星辰,一次賦詩給白樂天,表達對張建封的懷念,白樂天和詩及另附一詩寄回,附詩是:「黃金不惜買娥眉,揀得如花只一枝;歌舞教成心力盡,一朝身死不相隨。」一句「一朝身死不相隨」,使關盼盼大失所望,怨樂天不明其意,還作詩譏諷,乃悲和一詩「獨宿空樓斂恨眉,身如春後敗殘枝;舍人不解人深意,諷道泉台不去隨。」絕食而死。這便是白居易的一大憾事,也是一個可悲的故事。「燕子樓空,佳人何在」?只能從幽怨的古腔《燕子樓》中板裡去尋覓了!

白居易有賣馬詩句「臨賣回頭嘶一聲」,和放楊枝句「何必一日之內棄騅兮而別虞姬?」充滿難捨情味,粵曲《放楊枝》,是根據白居易《不能忘情吟》,來個按章取義,人馬留下,作美滿的收場。不過,根據宋代洪邁《容齋五筆》所載,「迴勒反袂」後,不久還是人馬俱放了。

總結

粵韻詠樂天粵曲唱出了白居易的三段人生!謹以拙筆,填粵小

《悲秋》作此篇的總結:

那一朝,獻詩調,青春高志傲氣飄!

那知貶謫有六么,夜送客中曲來聊。(註一)

安然美景歌俏,洛陽賦詩柳萬條。(註二)

老來護柳體削,願放楊枝歸娘寮。(註三)

詩、文:黃紹明

註:(一)六么又作六腰。唐代名曲,《琵琶行》詩中有述。(二)洛陽一句形容詩篇多如柳絲。(三)柳指文中的「柳枝」歌妓。

撰文:黃紹明

圖:嚴淑芳粵曲唱片《燕子樓》。白居易詩《琵琶行》《對酒當歌》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