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五, 06 五 2016 16:20

從林家聲博士如何塑造「多情君瑞俏紅娘」的張君瑞說起

林家聲博士在「《多情君瑞俏紅娘》創作過程」(博精深新─我的演出法333頁)中說他對張君瑞角色的理解是,張生是一個雅士而非公子哥兒,他有文人的氣質,不會太輕佻,內心也經歷許多掙扎起伏,所以設計角色為他是一個挑戰。
 

我無福看到林博士「多情君瑞」的舞台演出,只能在「我的演出法」驚鴻一瞥,聲哥所演張生給我的印象整體上是儒雅、多情,雖然也有佻皮的一面。其後我看到秦中英在「多情君瑞俏紅娘」劇本的編排是讓張生初見鶑鶯時便驚艷,第二次見面是在做法事時,張生已是神不守舍,接著兄妹相稱的打擊後就琴詩唱和,遞柬,跟著是小姐責備,張生染病,餘下的就是西廂幽會了。自問是個老派人,總覺得文人雅士,大家閨秀應該發乎情,止乎禮,就算是自由戀愛的今天,婚前性行為也未必是每個青年男女的一杯茶,所以私下嘀咕,認為林博士為人溫潤如玉,這樣塑造張生角色,可能是演員的性格使然,其實張生不外是登徒浪子一名而矣,但經過資料搜集,發覺林博士對君瑞的塑造合情合理,拿揑得恰到好處,以下就是我對林博士如何塑造張生角色的理解。
元雜劇王實甫「西廂記」和秦中英「多情君瑞俏紅娘」劇本的比較:
  王實甫寫張生、鶯鶯的感情發展有較合理的過程
林博士(下稱聲哥)的「多情君瑞俏紅娘」由秦中英編劇,但劇情取材於元雜劇王實甫的「西廂記」;實甫的「西廂記」一開始就寫張生在佛寺初遇鶯鶯,一見鍾情,說她:「宜嗔宜喜春風面」(這句被納入「多情」劇本),因此自己「魂靈兒飛在半天」。不過,實甫的張生並非只是個色迷心竅的角色,他留意的不單是小姐的春風面,也留意到小姐「腳蹤兒將心事傳」;我非常喜歡這段的描寫,張生注意到小姐因為留意他,所以步履緩慢,在芳徑上的腳印兒非常淺:「襯殘紅,芳徑軟,怎顯得步香麈底樣兒淺」,証明是雙方對彼此都有好感,因此張生決定寄住寺裡。

秦的劇本接著就描述二人在做法事時再次相見(第一場祈福),張生見到鶯鶑上香時神不守舍,香也插不正,給人印象是心猿意馬;但實甫的「西廂記」則記在做法事前,張生有機會在花園偷窺小姐燒香,聽到小姐説:「心中無限傷心事,盡在深深兩拜中」,覺得小姐頗有文君之意,所以吟詩「月色溶溶夜,花蔭寂寂春,如何臨自告魄,不見月中人?」小姐遂和之:「蘭閨久寂寞,無事度過芳春,料得行吟者,應憐長嘆人」,因著互酬詩句,兩人加深了心靈上的溝通;稍後在法事上再見,張生深信二人「咱兩個口不言心自省」,而鶯鶯也認定張生是「外像兒風流,青春年少;內性兒聰明,冠世才學」,因此彼此相屬、彼此懸念;「紅樓夢」中的寶玉就借鶯鶯對君瑞的思念「每日價情思睡昏昏」來比喻黛玉對他的思念,弄到黛玉發嗔,我覺得這樣的鋪排使張生和鶯鶯的情感發展有了合理的過程。
聲哥對張君瑞心情跌宕的演譯之一
  張生求助白馬將軍退孫飛虎圍普救寺後,夫人食言,要二人兄妹相稱,並叫鶯鶯向哥哥敬酒,聲哥捧酒無限悲痛唱出「縱是痴心成絕望,但願杯中藏的是砒霜,淚珠和酒腹中傾,願今生醉死情河浪」,聲哥一飲而盡後拋杯,轉身向後,搖搖欲墜,後退到桌旁,身再向桌前傾,手按桌上,這段的設計正符合實甫的描寫:(鶯鶯說張生)「他其實咽不下玉液金波.....他那裡恨倦怠開軟癱做一垜;我這裡手難抬稱不起肩窩」,可見聲哥對角色舞台上的表演設計,都是有根有據,絕不是憑空捏造。

王實甫對張生的心理有較詳盡的描寫:
  秦劇第三場是遞柬,即是鶯鶯鼓琴,張生「聽琴音似悲又如病」,故回應自己也是相思念病纒身,小姐遂叫紅娘傳話:「拋開煩惱,珍重前程」,張生聞之欣喜,認為是小姐憐惜他,故叫紅娘傳詩:「相思恨轉添,漫把瑤琴弄,樂事又逢春,芳心邇亦動,此情不可違,虛譽何須奉,莫負月華明,且憐花影重」。小姐閲詩,初時嚴詞厲色斥責紅娘,但聽到紅娘要請夫人評理,遂軟化下來,再叫紅娘傳花園約會的詩。
  實甫對以上一節則有更多的心理描寫,首先張生聽到夫人變卦後,對紅娘說自己為小姐「忘餐廢寢,魂勞夢斷,常忽忽如有所失,自寺中一見,隔墻酬和,迎風待月,受無限之苦楚,甫能成就婚姻。」但夫人變卦,以後兩人如何是好,故希望紅娘向小姐傳其心意,不然,則願以腰帶自盡,這就顯示張生用情是認真的。紅娘因而被打動去傳信,但不同的是她叫張生操琴,所以張生說這一場大功都會在琴弦上;希望藉琴聲吹入知音耳中,張生遂奏鳳求凰一曲,這樣的安排,更能表達張生的誠意,所以鶯鶯被打動,涙下,答應:「好共歹不著你落空......怎肯著別離了志誠種?」接著下來是鶯鶯派紅娘去探望因相思病倒的張生,給了他「待月西廂下,迎風戶半開,隔牆花影動,疑是玉人來」的詩。因為先前張生有誠懇的表示,所以鶯鶑約他花園私會也不會兀突。秦劇張生對詩的理解是小姐叫他「分花拂柳」,撞入花園;實甫的張生認為小姐叫他跳牆,然後和他「哩也波哩也羅」,這就是元劇描寫男女交歡的字眼。
聲哥對張君瑞心情跌宕的演譯之二
  聲哥對張生接詩時的患得患失,表達得淋漓盡至,先是捧柬如獲至寶:「好比玉旨綸音親拜領」,跟著是猶疑:「萬一真似紅娘所言,小姐寫下絕情之句,教小生如何擔受得起?」聲哥唱這句時是瞇眼欲看書又不敢看;然後聲哥以頓足表達決心:「就算是帶血鋼刀,我都要咬牙引頸」;跟著看詩後大喜,聲哥為此設計了一個特別的身段,就是把信高舉,然後跳圓台去表達內心的雀躍:「簪花句寫鶼鰈詠,詩章透出鴛侶情,繪形繪影」。這一段秦劇寫得實在好,而聲哥對張生心理捕捉的設計,更是一絶!(我的演出法 362頁)
王實甫寫語帶相關的用藥方法
  跟著是張生進入西廂,但小姐礙於禮教而斥責他,說自己是「假詩篇,以求面告,相公速斷痴心,否則娘親知道,決不寛饒」。張生因小姐的冰霜面而病倒,接著就是鶯鶯派紅娘送藥方。實甫在這關頭加了一段有趣味的對話,紅娘對張生說每種藥是「各有制度」的:《桂花》搖影夜深沉,酸醋《當歸》浸」,張生遂問「桂花性溫,當歸活血」如何共用?跟著又問紅娘用這方有什麼要忌的,紅娘於是語帶雙關地說:「忌《知母》未寢,怕的是《紅娘》撒沁,吃了穏情取《使君子》, 一星兒《參》」。而鶯鶑的藥方就是「休將閒事苦縈懷,取次摧殘天賦才,不意當時完妾命,豈防今日作君災,仰圖厚德難從禮,謹奉新詩可當媒,寄語高唐休詠賦,今宵端的雨雲來」(不必為瑣事介懷,不要自暴自棄,毀掉自己的錦繡才華。昨晚我為保自己的聲譽,那料今日使你氣到生病,為了報恩我如今顧不得守禮了,我在此奉上作媒的詩句,我不再詠詩了,今夜我便來就你)。實甫寫張生至此,已穏算在握,遂吩咐紅娘買定鋪蓋,以待小姐前來;這樣的逐步情感進程,描寫到有雲雨來的結局也不至於太過兀突了。
「西廂待月」是「多情君瑞俏紅娘」的精萃
  秦劇描寫張生接藥方後到西廂等待的唱段「西廂待月」,寫得非常有文釆,遠勝實甫,是神來之筆,但使其不朽者,全憑聲哥對唱腔的設計和演譯。聲哥說他對「西廂待月」這主題曲苦苦鑚研,他坐在西貢大廟海旁的石上「拍爛大脾」地構思,「西廂待月」的腔口是脫胎自古腔如「陳宮駡曹」及「金露寺訴情」(逸林142期吉光片羽續篇)。聽到聲哥說「拍爛大脾」真是傳神的描寫,由此可見度一支曲是多麼不易,我有聽「陳宮罵曹」,自覺得聲哥是大師,他的融匯貫通,才可以把「待月」的腔口設計到如此天衣無縫;我認為聲哥和秦中英對「西廂待月」的編曲、演譯也可用「秀色天然,何用胭脂粉黛」去形容,以精萃稱之,也當之無愧。  
「西廂待月」描寫張生經過小姐變臉的打擊後,病倒,待再接紅娘送來的藥方,心情是憂喜參半,喜的是小姐說會移船就磡,憂的是小姐會前言今又改。聲哥的演譯、唱腔、加上音樂融為一體,真是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整段的身段設計是靜中帶動,尤以腳不動而身自轉更是經典,這身段表達夜靜但人心焦急,四處觀望,心情忐忑,絕妙!(我的演出法 333頁)
  「西廂待月」曲詞優雅,先錄如下:
張君瑞,人在西廂,神魂不在(士腔)
(唸詩)休將閒事苦縈懷,取次摧殘天賦才,不意當時完妾命,豈防今日作君災,仰圖厚德難從禮,謹奉新詩可當媒,寄語高唐休詠賦,今宵端的雨雲來 (唱雨雲來的語調有些輕佻,引起遐思)
(慢版)一紙花箋,八行情話,猶勝兜率宮中,老君爐內,九轉丹回。(唱花箋時有少許拉腔,讓人知道花箋是張生珍而重之的書柬)
步階前,望長空,只見明月當頭,(解心腔)(我覺得這腔口轉達夜空遙闊的意境)雲生五彩。
聽譙樓打罷了,初更鼓響,還未見嫦娥仙女,駕下瑤台。(瑤台有很優美的拉腔,我覺得這拉腔總結了張生充滿對美好前景的等待之情。)
(中板前有優美的過門,傳達張生在寂靜的良夜滿懷盼望,箏的叮咚叫人的心要靜下來和張生一起聆聽)
園林寂靜,花如海,蒼茫白露灑青苔。望禪堂,台榭重重,迴廊疊疊,燈光明晦,(這段的唱腔設計有如行過曲折的迴廊)
想小姐,定是倚銀
,臨寶鏡,花簪雲鬢,粉撲香腮。(聲哥左右顧盼,按右頭,手托腮,盡表女兒家整妝嬌態)
噎吔唷!我地好小姐,(這樣晿令人體會張生的肉緊)(合字序)你可知多情張生正在徬徨,正在徬徨等待。(右七星步拉腔)(我覺得重覆唱徬徨和等待的拉腔都有強調的意思,而等待的拉腔又是何等優美!)
秋霜濃,人半病,可憐書生孱弱,步履難抬。(秋霜濃,人半病互為映照)
映水荷花,臨風玉樹,你是秀色天然,何用胭脂粉黛,望你淡掃娥眉,少插金釵,快些離東閣,到我西廂束。(語氣急促起來)
哋,怕只怕小徑花陰行有礙,小姐呀當心蓮步滑蒼苔,又只見,月華孤影照西廂,莫不是小姐前言今又改(這就是起伏跌宕的意思了)。
人間良夜靜復靜,天上美人,你你你來不來呀。(環境是夜靜,人的內心卻不平靜,唱腔也是如許設計)
惜別
  拷紅之後就是張生赴考,長亭惜別一場聲哥用了崑劇的舞蹈去表達兩人的依依惜別,加上秦中英曲詞的文采,「焭焭劣馬傍輕車,遙望京華道路賒,昨宵錦被薰蘭麝,今日長亭泣怨嗟,捨不得哥哥,捨不得姐姐」,營造了不可言傳的離愁氛圍,令觀眾也為兩人的分離擔心,張生是否會高中?高中後又是否會守約回來迎娶鶯鶯?聲哥為惜別所設計的舞蹈,非常典雅,且富有詩意, 為張生、鶯鶯的依依離情作了絕佳的潤色,也表現出張生對鶯鶯是難捨難離。秦劇的鶯鷥有叮囑張生「切勿長安貪戀混龍蛇」,實甫劇亦然。
團圓
  秦劇寫張生高中,回府前卻橫生枝節;相國夫人的侄兒鄭恆,即先前和鶯鶑有婚約者,前來娶親,並誣告張生,謂其在衞尚書府作了新郎,其實這岔子的原型取自唐代元稹的「鶯鶯傳」(又名會真記),「會真記」的張生是位始亂終棄者。
  王實甫的張生高中後在招賢館等候聖旨拜官授職,他修書告知鶯鶑自己高中,鶯鶯回信並令琴童帶上汗衫一領,(喻一處宿,想我的溫柔),裹肚一條(喻不離前後,守在心頭),襪一雙(管他胡亂行走),瑤琴一張(怕他冷落思憶,生疏了弦上手),玉簪一枚(怕他撇人腦後),斑管一枝(九嶺山下竹,共香羅衫袖)。張生接書後對鶯鶯送他物件的理解是:送琴是叫他閉門禁指,調養聖賢心,玉簪是叫他䊹長如竹筍,瑩潔無瑕䀝,斑管是叫他昔日舜帝慟娥皇,今日淑女思君子,裹肚是燈下幾回缐,表出腹中愁,襪是叫他知禮不胡行。可見兩人都是心繫對方,互解對方的心意。
結語
  秦中英「多情君瑞俏紅娘」的劇本,可能因為演出時間的限制,對張君瑞的心理描寫,仍嫌不足,但從元雜劇王實甫的「西廂記」則可以看到張君瑞人物性格更全面的描寫,這些資料聲哥在籌備劇本、揣摩角色時一定已經看過。因為他說揣摩角色的過程,首先是找資料,看人物的背景、性格,然後再看角色的性格和劇本寫出來的是否吻合。(逸林141期吉光片羽首篇)綜合兩個劇本,張君瑞是多情、痴情,但他和鶑鶯的感情發展也經歷了一個
逅過程,琴詩唱酬,也經歷了考驗,對鶯鶯的搖擺不定,他仍能痴痴守望;林博士在搜集所有的資料後,因著他超卓的演譯技巧,以極具心思的唱腔,優雅的身段、疏密有緻的舞台節奏,為觀眾塑造了一個真情、深情、痴情的張生,把張生的風流瀟灑,打從骨子裏表現出來,此不會讓觀眾覺得張生是個急色兒,流於淺薄、輕佻,污穢;正如聲哥在「我的演出法」說:「做多一點就多過頭,做少一點就唔夠」(333頁)。
  走筆至此,我對
林家聲博士在「多情君瑞」一劇對張君瑞角色恰到好處的塑造,以及他對「多情」全劇所付出的心思,包括剪接不流暢的介口,修改串連零碎的曲式,指導其他演員對角色的演譯,如用了超過一個月的時間指導南鳳小姐對鶯鶯假作真時真亦假的表達,(逸林141期吉光片羽首篇)(我的演出法332頁),除了加深理解,有的更是無限的謝忱;林博士的為人和現藝術猶似傲立霜雪的寒梅,又如歲寒然後知後凋的松柏,無論過了多久,仍如寒梅的清香暗逸,又如立凌風中的青松一般從容!

撰文:阿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