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四, 14 八月 2014 22:58

新一代演舊版《武松》──說武松與潘金蓮

 今屆香港藝術節,粵劇以「文武新一代」為題,安排年青演員演李少芸編撰的《武松》,大概想以「舊」襯「新」吧!一劇看過,戲沒有因舊而失色,演員也沒有因新而令人失望。

撰文: 羅劍創

 

  武松── 一個英雄的成長歷程 

       

               《水滸傳》裡的武松比較率性,因重骨肉情而拒愛潘金蓮、殺嫂,甚少道德包袱,李少芸卻把許多道德觀念套在他身上。金蓮戲叔時,他勸嫂遵三從四德,要甘食貧;他對哥哥的關懷,也含著一種長幼有別的倫理觀念,連飾演武松的藍天佑也說:「(武松)始終在意嫂嫂的身份,不可以斥責她,只可以旁敲側擊,或者暗中警示。」因此,何九叔當場指證兇手時,武松能壓抑內心憤恨,沒有即時殺死在場的潘金蓮與王婆,反告官求治,大有相信皇法無私的意思。由此可見,這個版本的武松在大半篇幅裡,都受很重傳統思想影響,至告狀失敗,兩衙役提示:「難道你有打虎之能,無懲奸之力?」才頓時醒悟,由封建觀念解脫,〈誅姦〉開場以激昂的鑼鼓襯托武松悲憤情緒,也象徵他已由道德困鎖中釋放。〈殺嫂〉一場,潘金蓮說「長嫂當親娘」,叔殺嫂有違倫常,武松說她「毒殺親夫情已斷」,足證思維已昇華。

                 用這個角度看,這個武更有韻味,也因此,令他更難演,正如藍天佑說:「武松是一介武夫,但也有斯文的時候。」演武夫,藍天佑聲線爽朗,頗能演繹那種豪邁形象,但演前段有點「文氣」的武松時,不論身段或唱腔都稍嫌硬了點,仍需雕琢。另外,「哭靈」與「獅子樓」是兩折重頭戲,前者重唱重情,後者重打,藍天佑唱大段南音哭靈,感情流露尚自然,可惜忽然忘詞,更倉促重覆一段唱詞,這齣戲既是藝術節節目,這些小錯應免則免;獅子樓對打,素知藍天佑武功不俗,今次見黎耀威也預備充足,拳來腳往,打得起勁,差錯甚少!南派以「真」著稱,這次藍天佑執真刀上場,兵刃錚錚作響,也可說是新一代為承傳傳統戲作的努力。

 

由壞女人潘金蓮說到劇本瑕疵

                  飾演潘金蓮的林子青說她思考過「潘金蓮這個人物是邪是正」(語見159期《戲曲品味》),如由這齣戲看,潘金蓮是邪的。林子青著意表現潘金蓮壞的一面,武松歸家祭靈一場,林青子聲線雖見悲傷,但形體動作甚風騷,更不少滲入幾聲過誇的啜泣,這些想必是她精心塑造。事實上,林子青很能拿捏潘金蓮春情盪漾的語態,挑逗武松、遇西門慶後的媚態,武松哭靈盤問時,那種又怕又嬌的神態都很到位,頗突出潘金蓮水性楊花形象。

                 可是她塑造的這個形象與一些劇本曲詞不配。劇中潘金蓮曾問:「是誰令我把殺機動。」又說:「罪惡形成由封建,敗節全由命可憐。」李少芸似也有心為她開脫,讓觀眾原諒她背夫偷漢。可惜他預設的解釋不充份,貧窮、夫醜……這些理據太弱,全不能打動觀眾。況且李少芸刪了王婆說風情等情節,安排潘金蓮遇西門慶後即心動,下一場就已經幽會多時,盡見淫娃本性,想推說經不起王婆遊說也不能,倒顯「罪惡形成由封建」等話多餘,反令這個人物形象不連貫。

                 李少芸固是著名編劇,但不能說他的劇本沒有瑕疵。《武松》原是四場中篇劇,後加〈戲叔〉、〈毒夫〉兩場,始成今日劇本。整體來說,它的中篇結構,以武松復仇為主線,較長篇緊湊。外加兩場補述了前事,一則這故事眾人皆識,補不補用處不大,二則,筆者認為劇作家原可在外加兩場交代更多事,可惜沒有。譬如金蓮戲叔,武松正當盛年能不心動?劇作家好應解釋為何他不心動,「心動─接受傳統道德觀念─釋放:誅奸殺嫂」,這個心路歷程,將令武松更立體、真實;又譬如真要為潘金蓮開解,好應為她設定更淒涼的身世,補回王婆說風情一節,加重王婆戲份,讓觀眾知道潘金蓮失貞大半受人誘說,也可讓觀眾見證她如何變成壞女人。

                粵劇裡有許多值得重演的舊戲,但舊戲也有瑕疵,今次賣點雖是新人演舊戲,但重點應不在「舊」而在「新」。新的不應只是新演員,還包括新思維,舊戲配上新演員固然好看,舊劇本的瑕疵經新思維修改,應更完美。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