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Size

Cpanel

搜尋內容

週一, 06 十二月 2021 12:22

為「偽命題」錯殺良民——朱少璋敬答何家耀

何家耀先生:由我朱少璋執筆撰寫的《陳錦棠演藝平生》(即您在文中提及的「陳錦棠的傳記書」)並沒有提及過靚、梁、盧、陳是「廣州四大小武」。

何家耀先生在《戲曲品味》(20211130)發表文章(以下簡稱「何文」),論證「廣州四大小武」是「偽命題」。何文開首說:

有人問何孟良老師:廣州的四大小武是什麼回事?何老師回答:廣州根本沒有四大小武這回事!最近看了一本陳錦棠的傳記書,裏面提到廣州的四大小武,點明是靚少佳、梁蔭棠、盧啟光、陳少棠。我是頭一次在文字上看這個命題的出現。(何家耀原文見《戲曲品味》www.operapreview.com 〈偽命題 — — 廣州四大小武〉

我早在2018年出版《陳錦棠演藝平生》(香港三聯)一書,編著過程中也很留意相關的材料,印象中卻似乎沒有看過何文提及的「陳錦棠的傳記書」,出於向前輩請益之心,乃託請《戲曲品味》主事人代向何先生請教該說法的出處。怎料收到回覆說,該說法正是出自我撰寫的《陳錦棠演藝平生》。

若說「偽命題」見諸拙著《陳錦棠演藝平生》,必須有確鑿證據,不是某人某君隨隨便便憑記憶說了算。我為這個「奇怪的指控」翻遍全書,卻找不到「廣州四大小武」這個所謂「偽命題」,只在原書第78頁找到可能是何氏「誤讀誤解」的部分:

……附帶一提,梨園中稱「小武王」的陳少棠,名字與陳錦棠只差一字,而行當相同,容易混淆。陳少棠在舞台上武藝子了得,因此有「小武王」的美譽,他生於 1937 年,相對於陳錦棠算是年輕的一輩,他與靚少佳、梁蔭堂()及盧啟光都是很出色的「小武」。(見《陳錦棠演藝平生》)

這段文字的焦點是要指出陳錦棠陳少棠二人名字相近而行當相同,並附筆提一下另外幾位公認出色的小武 — — 只此而已,卻絕對沒有提過什麼「廣州四大小武」的所謂「偽命題」。何文煞有介事又繪形繪聲地把「頭一次在文字上看這個命題的出現」這個跡近「罪魁」或「禍首」的「指控」算在拙著的頭上,也不知是出於大意誤解還是有意曲解?但證諸客觀事實,其所謂指控完全是無中生有。

間接經刊登何文的網主居中解釋,仍不得要領,只好自撰文章澄清:

我對「廣州四大小武」到底是不是「偽命題」的討論不太感興趣,反正梨園中的美譽、銜頭或排名,實至名歸的不少,名不副實的也相當多。我在此撰文澄清的主要目的,絕非表示同意或不同意「廣州四大小武」是「偽命題」,我只想清楚地說明一個客觀事實:由我朱少璋執筆撰寫的《陳錦棠演藝平生》(即何文提及的「陳錦棠的傳記書」)並沒有提及過靚、梁、盧、陳是「廣州四大小武」;何文中那一番有關「偽命題」的論證相信是「點錯相」 — — 錯殺良民。

文章的一點是是非非本來微不足道,都說清者自清濁者自濁,筆墨官司向來是既浪費筆墨亦頗傷感情;只是一旦想到俗語有云「躺著也會中槍」 — — 無辜受到牽連 — — 才明白啞忍並非明智之舉,即使是微不足道的黑白是非也實在有辯解澄清的必要。我倒是完全同意何先生在其大作中說「正確的立論不會引起共鳴,而奇談怪論就會很快得到認可」;更認同他說「此後人們引用便成依據。一句謊言便如此這般地成了真理」。深望何先生自己也能言行一致,不要在文章中自製或轉引「奇談怪論」和「謊言」;下筆寫文章前務請三思三思再三思。                                 

(後記:在本文差不多完成之時,剛好有幾位愛好粵劇的朋友捎來短訊,探問何家耀文章提及的「陳錦棠的傳記書」是不是影射或暗示《陳錦棠演藝平生》,因為到目前為止,「陳錦棠的傳記書」只有一本。我說早前託請《戲曲品味》主事人問過何氏,已確認何文提及的「陳錦棠的傳記書」就是《陳錦棠演藝平生》,所以我才主動澄清,並非無故「對號入座」無事生非。我請關心此事的朋友細看原書,便知事實 — — 只是為了尋找事實而願意細看原書的讀者,畢竟不多。)

                                                                                                                          ——朱少璋

【附錄】

何文既然重視「四大小武」和「頭一次在文字上看這個命題的出現」,建議何先生且不妨參考以下幾條影音、文字材料;這些材料都出現在拙著出版之前,何先生要反駁的真正對手所在多有,要反駁的所謂「偽命題」亦應有盡有,大可不必費神在拙著中「無中生有」。謹此聲明:提供材料純為分享,絕非藉此表示我同意或不同意「廣州四大小武」的說法。

材料一、陳少棠在世,錄影視頻《陳少棠講粵劇故事》(錄影年月日不詳,youtube):

1. 訪問錄影分為五段,其中第三段短片採訪者對陳少棠說(約第2分鐘)「你明明係四大小武……」,當時陳少棠在現場。

材料二201487日《羊城晚報》〈粵劇「小武王」陳少棠:寧死臺上不欺台〉:

1. 13歲成名「四大小武」年紀最小(原文小標題)

2. 在彭壽輝眼裏,陳少棠站在本地戲行一個很重要的位置上。「他7歲入行,9歲登臺,13歲成名,生於1937年的他,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就與梁蔭棠、靚少佳、盧啟光並稱『四大小武』,而且,他的年紀較其餘三人都要小一大截。」

3. 據了解,梁緲詩目前正收集有關陳少棠的資料,望為其編寫書籍傳世。「『四大小武』中只剩棠叔在世了,因此,他很值得我們去書上一筆。不過,這個項目目前還在搜集材料、撰寫計劃和向政府申請經費的階段中,我們希望能盡快落實。為粵劇傳承做一點事」。

 材料三、2017年3月28日《羊城晚報》〈「小武王」陳少棠人生舞臺謝幕〉:

 1. 而隨著陳少棠的人生舞臺謝幕,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並稱「四大小武」的梁蔭棠、靚少佳、盧啟光、陳少棠,已全部駕鶴西去,令人惋惜。

 2. 在羊城晚報資深粵劇專線老記者、粵劇戲迷彭壽輝的眼裏,陳少棠站在本地戲行一個很重要的位置上,「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就與梁蔭棠、靚少佳、盧啟光並稱『四大小武』,而且,他的年紀較其餘三人都要小一大截。」

 材料四、2017年《南國紅豆》第3期〈悼念陳少棠詩詞聯曲〉:

 1. 在粵劇行內,與靚少佳、梁蔭堂(棠)、盧啟光同享「四大小武」盛名的著名粵劇老倌陳少棠先生,2017年3月25日晚上二十時三十分病逝於廣州……。

 材料五、2017年10月25日〈我的粵劇情懷,流淌于年華,化作大戲獻街坊〉(粵劇網):

 1.陳芷芬當選為金海棠粵劇團團長。成立初期,得到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國家一級演員、粵劇四大小武之一的陳少棠老師的鼎力支持 ,如今正蒸蒸日上蓬勃發展。

 2. 那些年,陳芷芬接觸了不少粵劇大咖,也學到了不少本領。而真正讓她開始深入研究粵曲粵劇,是遇到了號稱粵劇四大小武之一的陳少棠老師。

 材料五、2017年10月25日〈我的粵劇情懷,流淌于年華,化作大戲獻街坊〉(粵劇網):

 1.陳芷芬當選為金海棠粵劇團團長。成立初期,得到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國家一級演員、粵劇四大小武之一的陳少棠老師的鼎力支持 ,如今正蒸蒸日上蓬勃發展。

 2. 那些年,陳芷芬接觸了不少粵劇大咖,也學到了不少本領。而真正讓她開始深入研究粵曲粵劇,是遇到了號稱粵劇四大小武之一的陳少棠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