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日, 31 一月 2021 14:01

巨星之母李香琴 (二)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由踏上舞台做戲,到進入片場拍戲,我入了娛樂圈,這真是一件大好事,我知道自己絕對沒有入錯行。」琴姐是一個「戲痴」,也是一個「完美主義者」。所以,她對自己的要求特別高,並不容許自己有一絲差錯。每次演戲,她都要求自己要演得恰到好處,入型入格。

那麼,追求完美主義的琴姐,會不會把自己逼得太緊了呢?這也不會,琴姐反而視之為一種享受,只要美,那就甚麼都行了。她說:「我貪靚,最喜歡還是演大戲,每次登台,裝起身來總是那樣的美麗,一出場,就可以聽到觀眾的讚美聲,真是一種直接享受。」原來在琴姐心目中,對自己要求高然後跟,換來的就是觀眾的欣賞,這也就是一種享受了。

琴姐的好學從小時候開始,打自十三、四歲開始便棄學從藝。她不怕辛苦,跟隨退休男花旦小鶯鶯學做戲。每天早上五點起來,跟大夥兒吊嗓,練功、學習傳統排場。到了正式落班的時候,琴姐知道自己未夠班,學藝之心更為急切,每每向前輩求教,在班中不恥下問。她由低做起,一直擢升至二幫花旦。曾與琴姐合作的前輩林蛟曾說:「她一開始在我班中擔任第三花旦的,由於她肯學,肯虛心,沒多久就升為第二花旦。」可見琴姐的好學之心一直以來都得到同行的認同。

所謂「活到老,學到老」,真正的藝術家總是會意識到自己的不足,從而虛心學習的。琴姐正正就是這樣的一個藝人,即使已是一個影視明星,也總會向前輩請教,務求做得更好。她為了復出的演出,專程拜訪鳳凰女,向她學「大龍鳳」的戲寶。而在「寶人和」這台戲收鑼之後,琴姐也毫不鬆懈,加緊檢討演出上的小瑕疵。琴姐的這次復出,不但吸引了廣大的戲迷入場欣賞,更吸引到圈中的前輩好友到場支持。

在演出結束後,琴姐甚至得到伶王新馬師曾的提點。新馬師曾毫不保留的指出了琴姐的問題,據當時的班中人說:「新馬師曾覺得她有些地方要改進,尤其是唱曲的運氣方面。」琴姐得悉新馬師曾的點評後,便專誠邀請祥嫂洪金梅出席「寶人和」的慶功宴,並即時向祥嫂表示,希望能跟隨祥哥練氣習唱。後來,琴姐一有空便到新馬師曾的家中習唱及發聲。琴姐說:「祥哥是時下粵班老倌最懂唱曲運用丹田氣的人,所以他唱曲如此動聽,假如他以箇中秘訣傳授給我,我專心學習,對於我唱曲運腔,必然大有改進。」當時已是家喻戶曉、在藝壇中甚有地位的琴姐表示:「跟祥哥學習,正是我力求上進的大好機會,專心學習,絕對不會白費心機。」可見琴姐深明藝術無止境,「沒有最好只有更好」的道理。

撰文:韓德光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