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二, 22 八月 2017 18:58

《紅梅再世》的反思-現代人怎樣看愛情

香港話劇團新編《紅梅再世》,劇目使人聯想起唐滌生的《再世紅梅記》,兩者皆以明代周朝俊寫的傳奇故事《紅梅記》為藍本,同樣的人物,同樣的際遇,但角色性格和情節以至結局的處理手法大不相同。

藝術總監陳敢權非常欣賞唐滌生,適逢今年唐滌生百年冥壽,又值香港話劇團成立四十週年想起他遺世最後的名劇,於是和台灣金馬獎最佳編劇阮繼志擕手,創作了《紅梅再世》,作為四十週年的獻禮,藉此表達對唐滌生的尊敬和懷念。

        陳敢權強調,編寫此劇無意與唐滌生比較,話劇和粵劇兩種藝術表演形式不同,各有其內涵和特質,發揮不同的舞台效果。他原是粵劇發燒友,認為《再世紅梅記》是登峰造極之作,尤其讚賞唐滌生的曲詞,字字珠璣,句句推動劇情發展,劇中不少辯詞殺妾〈裝瘋〉、〈登壇鬼辮〉幾個唱段皆雄辯滔滔,足見才華滿溢,今人難以比擬

話劇是另一門綜合藝術,它沒有戲曲的唱和做,整體由劇本創作、導演、表演、舞美、燈光組合而成,通過演員的對話、舞蹈、歌唱展示劇情。話劇與「歌舞說故事」相同的是,故事要突顯主題和講求戲劇效果。陳敢權特別邀請兩位電影界紅人石修和陳國邦,擔演賈似道和裴舜卿,李慧娘和盧昭容由劇團花旦張紫琪分演,原著的仙、賈瑩中、賈府姬妾及侍從家僕無一或缺,演員眾多。音樂由梅廣釗創作,包括二歌四舞,陳敢權填詞。服裝設計以南宋服飾為基調加以簡化。佈景簡約,有少許劇曲舞台的氛圍。位合作伙伴組成一個強大的創作團隊,在數月來的研討及排練過程中,導演和演員密切交流,不斷提出專業意見,不斷充實內容入台之前已經幾度修輯,大家都想追求完美。他表示,《紅梅再世》實在是共同創作的成果。

        劇情從盧桐在昭容墳前憶開始倒敍,裴舜卿、李慧娘是在夢中相遇的,兩人有三世情緣,夢中以白鷺化身,醒後白鷺邂逅,一見情深。昭容是個正義豪情的俠女,個性最為特出,她先救慧娘再救裴生,自我犧牲成全兩人的宿世姻緣。本劇對人物性格有深入的剖析,從人性看,賈似道裴舜卿、李慧娘、盧昭容都是情癡,因癡情而衍生出複雜的四角關係。賈似道愛慧娘,心中才有痛,忍受不了一句「美哉少年」;權傾天下、侍妾成群的相爺得不到真愛,奪昭容乃填補失去慧娘的空虛。慧娘不認命,冒死求真愛,敢於對抗強權,不惜為愛犧牲。編劇特別賦予裴舜卿個性,把他描寫成敢愛敢恨,對愛情忠貞不移,對慧娘至死不渝,甚至拒絕昭容以身相許。昭容的果敢和超脫更使人折服,最後為愛裴自願犧牲,以身死助慧娘借屍回生,讓兩人再續前緣。

這樣的結局並不圓滿,它留給觀眾很大的反思空間,昭容的犧牲值得嗎?讓愛就是真愛嗎?如果昭容不死,結果又會怎樣它叫人重新思考人性,以另一個角度看待「一見鍾情」和「至死不渝」的愛情觀。

        陳敢權藉古代人的故事,以現代人的思維,重新作舞台展示,現代人怎樣看愛情?這就是重塑《紅梅的主題。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盧昭容人格的昇華──觀後感

               一樣的故事,一樣的人物,截然不同的人物性格,造就截然不同的結局。裴舜卿的專情,促成盧昭容的自我犧牲,哀求父親施法成全李慧娘的重生與愛郎的團圓,她的愛、她的人格由此昇華,這樣的結局更添詭異而浪漫。

                 陳敢權延續唐滌生的藝術生命,重塑他筆下的人物,以另一演繹方式再一次講這個動人的故事。有別於粵劇的歌唱,演員以演技取勝,精簡對白、優美動作、妙曼歌舞,加上創作音樂、活動場景、變幻燈光,是一場嶄新創意的古裝劇,它融合了話劇、舞劇、音樂劇的元素,表演質樸而內涵豐富,予人感覺清新,美得動人心弦。

文:小禮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演員:石修飾賈似道、陳國邦飾裴舜御、張紫琪分飾李慧娘、盧昭容、黃慧慈飾虞絳仙、王維飾賈瑩中

 

 

圖:陳敢權 Rehearsal photo byScott L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