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二, 29 十二月 2015 14:46

《夢迴》重新解讀愛情

香港中樂團主辦《夢迴.何占豪愛情協奏曲》,1月22-23日假香港大會堂音樂廳舉行,經典名曲重現舞台。

演出包括四首曲目:

小提琴協奏曲《梁山伯與祝英台》、第四二胡協奏曲《蝶戀花》、箜篌協奏曲《孔雀東南飛》、箏、樂、詩《陸游與唐婉》。

指揮:何占豪。

演奏音樂家:何磊、段皚皚、羅晶、錢坤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梁祝之父」何占豪與香港中樂團

─經典再現為愛發聲

作為金鐘獎終身成就獎得主、被譽為「梁祝之父」的作曲家兼指揮家的何占豪,在半個多世紀的音樂藝術實踐中,以民族性、抒情性、戲劇性的藝術質量,使大量屬於中華民族的音樂走進人民,走向世界。八秩高壽的他即將重臨香江,在「夢迴何占豪愛情協奏曲之夜」親自指揮香港中樂團,演繹多首膾炙人心的經典作品。

結緣三十載與香港中樂團的深刻友情

談起與香港中樂團三十餘年的情緣,何占豪有感而發:「香港中樂團是我的老朋友,是時刻懷念的友情。」在他的眼中,香港中樂團是所有中樂團中最高水準的樂團,他更用九個字來述說他對樂團的深刻印象:「質量好,紀律高,友情重」。

「香港中樂團廣邀全世界的名指揮,借鑑世界的技術,大大提升了中國民族樂隊的高質量。」對於香港中樂團的排練制度,何占豪更是讚譽有加:「明確合理的分工,法治有度的治團,如此高的紀律,正是香港中樂團保持高藝術質量的不二法門。」讓何占豪格外讚嘆的,還有香港中樂團指揮與團員「合情合理,互相理解」的合作關係,他欣慰的說:「香港中樂團的指揮與演奏員,為了共同發展民族音樂事業而緊密合作的心,最是珍貴。從中我獲得了許多指揮藝術的知識,這是我和香港中樂團學習來的。」

四種器樂為愛發聲

「我的音都是人民的,素材都是自民。音要有根,才人。」何占豪將他流淌在血液裡的民間音樂素材,妙手化成一首首傳世巨作,這次音樂會他為四種器樂,精選四首代表作。

《梁祝》由其公子,美籍華裔小提琴家何巋擔綱獨奏重任。何占豪曾與何巋連續在梁祝4050週年念音樂會受邀一起父子同台演出,對於兒子在《梁祝》的演繹,他說:「從小我便給何巋講過許多《梁祝》的創作故事,這是質量的影響,質量的傳授,養成他對《梁祝》有獨到的理解和韻味。」何占豪也分享一個趣聞:「27年前,何巋正值17歲的年紀,曾在香港的沙田大會堂演出《梁祝》;27年後,數十年磨一劍,終於在這次我才敢主動對熱愛的香港中樂團推薦他,讓他的《梁祝》重現香港。

《蝶戀花》是何占豪第四首的二胡協奏曲,他提到此曲最動容之處,在於樂曲最後一段,毛澤東之子-毛岸英於戰役壯烈犧牲後,與母親楊開慧在九天之上含淚重逢。「經過20年的別離,他們最終感動了嫦娥,才能夠母子重新相聚,這段主題旋律讓人特別揪心。」何占豪又道:「我曾聽過段皚皚演奏我的《亂世情》,情感深刻細膩,相當出色。」這次將由上海民族樂團著名二胡演奏家段皚皚,再現曲中的「淚飛頓盆雨」的意境。

《孔雀東南飛》原為古箏協奏名曲,何占豪此次將改編為箜篌協奏,也一償他多年的夙願。他說:「我盡可能發揮箜篌的樂器性能,結合現代的音樂藝術,將這古老的樂器現代化。」談起這次的箜篌演奏家錢坤,何占豪讚賞:「錢坤是個對箜篌特別執著的人,她曾經將古箏協奏《孔雀東南飛》的曲譜,自己改編移植成箜篌演奏,並將錄音寄給我聽,我被她的這個精神感動,同時我也對她的樂感很有信心。」

古箏協奏曲《陸游與唐婉》由香港中樂團箏首席情演繹,對於這位何占豪長期培養合作的箏樂家,他說:「羅晶是極有靈性的演奏家,我們曾經數度合作演出,相信她對這首樂曲情感底蘊的掌握,將帶給聽眾深刻的感動。」

情之所至音之所在

對於此次音樂會的節目安排,何占豪以深切的口吻述說他的初衷:「情之所至,音之所在,我的作品突出一個『情』字。」音樂會的主題訂為「愛情協奏曲之夜」,而他對「愛」的定義有更廣泛的解讀。

「愛不只僅有愛情,我的作品中環繞著三種情懷,包含兒女情、愛國情,還有風俗情。這一次的音樂會,我希望透過弦樂和彈撥這兩大類的民族器樂,體現這些愛與情,也向香港同胞來展示我這些年的努力。」在作曲家何占豪親自指揮下,那些弦外之音,音樂人物的悲歡離合,都將在我們面前鮮活起來,度回更叫人蕩氣迴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