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一, 16 九月 2019 17:35

《驚夢》-凡爾賽宮的舊事

湯顯祖的《臨川四夢》以《牡丹亭》最具批判性,四百年前反傳統反禮教、衝破男女禁制追求性解放的革新思維,在當代堪稱石破天驚之作。對照十七世紀法國宮廷一度掀起的中國夢,凡爾賽宮流傳斷斷續續的水磨崑調,穿白紗傘裙的貴婦人,一句句唱著走調的《山坡羊》。

上崑名旦沈昳麗把《驚夢》帶進四百年前的凡爾賽,幻想當日宮廷的浪漫。

和她一起幻想的,還有日惹古典爪哇舞蹈家Didik Nini Thowok,日本當代舞蹈家松島誠,金邊當代舞蹈家Nget Rady。實驗藝術先鋒導演榮念曾聯同幾位藝術家,一起來體驗一場路易十四時代宮廷式的中國夢,他把觀眾帶進大劇院的舞台,參與一次東西文化的對照與跨越。舞台反向,觀眾坐上舞台,面向的觀眾席成為這個情色劇場的背景,這種導演手法,與早前用於石小梅演的《舞台姊妹》是同一理念:與觀眾一起穿越劇場。

沈昳麗去年第一次演《驚夢》,是在黑盒劇場,小劇場佈置成四面鏡牆,光影折出無限空間,白色宮紗白色宮牆,她佇立在純淨的鏡牆之間,牡丹亭的夢就在那裡發生。今次演出完全不一樣,除了和觀眾更接近,舞台和氣氛都不同了,起幕落幕、出場入場、開燈暗燈,唱的依舊是山坡羊,做的依舊是中國夢,表演方式更自由,讓人從心所欲隨時變化,是她最大的滿足。

怎樣演繹法國宮廷搬演牡丹亭的夢幻?古今中外混淆不清的身份,卸下戲服穿上宮紗素面清唱走腔的崑調…….踏進這個非傳統的戲劇舞台,有沒有使她感到疑惑不解的呢?她說:「這個舞台很新鮮,我覺得有趣。高度的知性感與現場變化是很大考驗,也因此豐富了自己的舞台體驗。台上有不同種族、不同地域、不同個性的藝術家,各有特殊的藝術語言和身段,通過互相引領與跟隨,能析出一點屬於自已的東西,互相探討身體和聲音的對接交替,彼此間的身體之意,聲音之意,融合凝結在一起,共同演繹一場各自不同的夢幻;這樣的有效合作,使我懂得更多,幫助我更了解自己。」

表演者最終成為觀眾,和觀眾一樣,表演是個體驗和學習的過程。穿上宮紗的沈昳麗仍然有自然的亮相,傳統訓練的記憶,使她不自覺地裝扮了自己,杜麗娘是她的身體和影子,在一眾戴面具宮廷貴婦之間,以及各種潛意識的觀望與追尋之間,表演者和觀眾的學習與批判之間,《牡丹亭》再一次投射在她的夢裡。

撰文:予倩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