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三, 17 五 2017 14:01

粵語片的傳奇俠女于素秋離世

香港五、六十年代享負盛名的武俠女星、粵劇名伶麥炳榮妻子于素秋,不幸於五月十二日在美國三藩市離世,享年八十九歲。據悉她病患肺炎,在兒孫和家人的陪伴下安然而去。喪禮將於五月廿二日假三藩市Woodlawn Memorial Park設靈,廿三日舉殯。

     于素秋與麥炳榮一九六四年結合,成就一段南北姻緣。六六年退出影壇移居三藩市,育有二女一子,麥炳榮於一九八四年因心臟病逝世,她和子女一直在美國低調生活。二零零四年曾回港出席星光大道打手印儀式;最後一次來香港是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七小福」成立五十週年,身為大師姐的于素秋親來致賀,時年已八十有一,雍容華貴,明艷照人,不減當年丰采。

      于素秋原名于小圓,父親于占元是上海著名京劇武生,戰時南來香港,開辦「中國戲劇研究學院」,招收一班兒童學戲,以基礎最為札實的元龍(洪金寶)、元樓(成龍)、元彪、元奎、元華、元德、元武組成「七小福」,造就了日後電視圈的奇才;于素秋自幼受父親悉心栽培成為刀馬旦,十四歲登台,演出不少名劇。隨父來港後,武俠電影興起,遂為電影界羅致,成為粵語片的神奇女俠,全部親身上陣不用替身;唯是粵語不行,全賴藝壇九大姐(任冰兒、朱日紅、金影憐、許卿卿、黎坤蓮、英麗梨、李香琴、梁素琴、譚倩紅)之黎坤蓮幕後配音,兩人合作天衣無縫,是空前絕後的絕配。

     自四八年在上海拍第一部電影《雙槍女俠》至六六年息影,共拍過國粵語片二百五十多部電影,個人代表作首推《女飛俠黃鶯》,與曹達華拍檔的《如來神掌》系列則成為粵語片經典之作,二人扮演之裘玉華與龍劍飛,更成為銀幕情侶。與新馬師曾、李香琴合演《鍾無艷戲弄齊宣王》,流行了「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之戲中名句。她和許多粵劇大老倌都有合作,與麥炳榮同台演出的不多,《楊門女將告御狀》為其中大型製作。還有,五零年代曾與京劇大師馬連良同台演出《大八蜡廟》;電影《白蛇傳》中連踢十二枝妝纓槍,皆是一生佳話。

     當年于素秋紅極一時,與影壇名旦合稱「八牡丹」,包括她自己(黑牡丹)、鳳凰女(紅牡丹)、鄧碧雲(藍牡丹)、羅艷卿(銀牡丹)、余麗珍(紫牡丹)、吳君麗(白牡丹)、南紅(綠牡丹)、林鳳(黃牡丹)。

圖:1于素秋俠女形象 2-3《楊門女將告御狀》 4《八表雄風》 5《帝疆爭雄記》 6《龍虎震江南》 7于素秋(左)、朱日紅、黎坤蓮(右) 8大師姐與七小福 9-11于素秋時裝照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轉載《戲曲品味》79期「伶影歌聲」專欄)

于素秋-粵語影圈的傳奇

撰文:唐劍鴻

她是北方人,鄉音未改,卻拍了二 多部粵語片;她不懂廣東大戲,竟和許多大老倌合演戲曲片,最後還下嫁名伶麥炳榮……

祖籍河北,身屬燕趙女兒,但卻在南國香江影圈落地生根,名成利就,最奇者乃是她所拍電影中佔絕大多數的粵語片,竟然全部由別的廣東演員代其配音,在中國電影史上,真是只此一號,並無別家。

黎坤蓮配音粵片史無前例

原名于小圓,父親乃風靡全球影圈、叱吒風雲的武打巨星成龍、洪金寶、元彪等人小時拜學北派武藝的師尊于占圓,當年份屬師姐的她,想必亦有偶然,與一班小師弟切磋切磋吧。

其實于素秋早於四八年,已在上海拍過一部國語片《雙鎗女俠》,之後才南下到香港延續其影劇生涯,直至六六年為止,她總共拍了近二 五十部電影,但操家鄉方言的只佔十份一,其餘九成都是找人代配音的粵語製作,尤其是十居其九的武俠片,差不多都是由粵藉女演員黎坤蓮代為配音,這種情況前無先例,但卻從不影響到她的受歡迎程度,此乃一奇。

再者,她紅遍影圈為時亦較晚,自她初入影壇,首十年過渡,電影才拍了五十多部,但由六零年起武俠片大行其道,她一下子紅透半邊天,之後短短七年就拍了二 部片,產量十分驚人。這般觭重不均,又是一奇。

而最奇者,就是這位不諳粵語,連電影對白都要找人代勞的外省演員,竟然得製片商垂青,跑去拍廣東那些大鑼大鼓戲曲片,有時還反串生角,你說是否有點匪夷所思!

既扮花旦也反串小生

其中以粵劇舞台花旦裝扮示人的作品,有日後與她結為夫婦的麥炳榮合演的《楊門女將告御狀》、《斷橋產子》、《蘆花河會母》和《英娥殺嫂》等;戲曲片就有與新馬師曾拍檔的《鍾無艷掛帥平西》,分別和余麗珍、鄧碧雲合作的《兩個東宮爭太子》、《三個正宮殺太子》,與鳳凰女合演的《不斬樓闌誓不還》等。

在戲中反串小生的,則有與吳君麗合作的《白門樓斬呂布》,與羅艷卿合演的《文武狀元爭彩鳳》,與鳳凰女合演的《陣陣美人威》和《武潘安》等。

值得一提的是有套《梁紅玉血戰黃天蕩》,主要演員全屬女家班,除她之外,還有李鳳聲、陳好逑、陳寶珠等。

而最令我憶起兒時光景的就是她與任劍輝合作的唯一一部古裝爆笑喜劇《花開富貴錦城春》。為甚麼那麼深印象呢?記得小時侯,每逢新春過年期間,那時之麗的電視,例牌播映這套熱鬧開心影片,營造喜氣洋洋。更何況此片又有斯時的于家班「七小福」參與演出,普天同慶,老幼咸宜。充滿喜劇細胞,演來教人驚艷的于素秋,片中她要任姐在庭院罰跪磁磚一幕,叫人笑破肚皮。

她還有一部令影迷更加難忘的瘋狂笑片,就是與鄧碧雲合演的時裝片《南北鐵咀雞》,光看片名和想像兩位主角的造型,已估計得到這是一部多麼值得一看再看的電影。

日月如梭,多少年彈指間已然過去,回想起童年往事真有點「賞心樂事誰家院,良辰美景奈何天」的戚然感慨。不需贅言,這批不同種類的戲曲電影,自是找人替于素秋幕後代唱,鄧碧紅便是其中一位代唱人。

靜婷幕後代唱成就一代影后

提起代唱,有幾段小插曲,頗堪回味,在于素秋所拍的幾部國語片中,曾與林黛合演過一套《黃花閨女》,片中一首歌曲《春五娘》是由她飾演的一位俠義賣酒娘唱出,代唱者是當年尚藉藉無名的新進歌手靜婷,在一偶然機會下,被當時正在籌拍新片的導演李瀚祥無意間聽到,記在心頭,到鉅製《貂嬋》一片準備就緒時,李氏就指名要由靜婷擔任女主角林黛的幕後代唱人,從此香港一代黃梅調歌后於焉誕生,直到今日,靜婷不論何時何地,仍念念不忘李導演的知遇之恩。

這套久被遺忘的濃厚北國民初風味的影片,適逢近日香港電影資料館舉辦「李瀚祥電影回顧」,被列為展影作品之一,官方刊物更強調扮演新寡文君作當爐的于素秋乃演得最出色的一位, 「艷色與氣質都教人驚喜」,可惜是次只有粵語配音版本播出,失卻北方鄉土,原汁原味的感覺,聽在耳邊,很是蹩扭,意興闌珊之餘,也就不欲恭逢其會了。

而靜婷首部幕後代唱,但卻無緣公映的電影《海茫茫》,女主角石英,亦即日後「皇帝小生」趙雷的妻子,她夫婦二人後來合組了一間「雷達電影公司」,製作了《搶老婆》、《虹霓關》、《唐三藏取西經》、《馬騮精出世》等幾部出品,除了老闆娘外,又請來外省鄉親于素秋擔綱演出,尤其後兩部《西遊記》電影,出人意表地竟是由丈青美人開面扮演孫悟空,她的敬業精神真是可嘉。

片子真聲與林黛合作

六零年,她和林黛再次合作了《溫柔鄉》,此片亦是現今我們可以一聽她滿口 片子嗓音的唯一市面 得的舊影碟。

其餘她參演的國語片還有和歐陽莎菲合演的《十三太保》,與李麗華合演的《仲夏夜之 》,和那部大堆頭製作《碧血黃花》。

而與丁皓合拍於六一年的古裝片《萍水奇緣》是她參演的最後一部國語片。如無謬誤,五一年她曾與白燕合演過一部粵語時裝片《啼笑姻緣》,飾演一位流落南方的北地賣藝姑娘,片中她的對白仍是操一口純正國語,所以此片可算是國粵兩棲。

在于素秋的電影生涯全盛時期,她除了與合作最多的老搭檔曹達華拍了不計其數的武俠片,如極受歡迎的四集《如來神掌》,當年賣座冠軍的三集《仙鶴神針》外,個人認為是粵語武俠片殿堂之作的《碧血金釵》,她亦有份參演其中的首集。

個人代表作女飛俠黃鶯

同時,她還拍了不少懸疑打鬥,時裝偵探片,而其中最具代表 的就首推那七套《女飛俠黃鶯》故事片了。

靈魂人物「黃鶯」不容置疑,自是由于素秋擔綱,另兩位女飛俠「烏鴉」與「向遏」,在《夜破三屍案》、《擒兇記》、《巧破鑽石案》、《秘密三女探》四套影片中,則不無巧合地由同是原籍江浙的武打女星鄔麗珠和任燕分別飾演。

而其餘《十三號兇殺案》、《殺出重圍》和《黃毛怪人》三部續集兩位女配角的不同組合,就是夏娃與任燕分別與梅蘭攜手,最後一套就最新鮮,由陳寶珠搭陳好逑。

到底是出身北國中原,胸襟也更為廣闊,那年代,不論國粵片的一線女星,大多固守正派戲路,絕少肯破格飾演反派角色,但于素秋卻不予計較,寧為吳君麗跨刀,在《灕江河畔血海仇》一片裡,來個變身扮演大惡女,戲中的她, 格十分凶殘,令人側目。

六六年,這位曾於五零年代反串褚彪與 劇大師馬連良同台演出 劇《大八蜡廟》,又在電影《白蛇傳》中,連踢十二枝纓槍,一身北派武藝的她,下嫁與粵劇名伶麥炳榮,成就了一段南北姻緣,影圈佳話。

有道「梁園雖好,終非久 之家」,一俟作歸家娘後,四十年來,除在「四方城內」,豈能再睹她的俠女萍蹤。

去年,香港電影協會特地從美國邀請這位睽違已久的影壇前輩返港,在星光大道上覆下她的纖纖手印,傳媒得睹她別來無恙,風采依舊明艷照人,在昔日一班粵片影壇結義金蘭「八牡丹」裡,這朵黑色天香,是眾位女星中予海內外影迷有緣得睹昔日履痕的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