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四, 18 三月 2021 16:49

《救救神功戲》—名伶、主會、班主齊發聲,呼籲政府緊急回應

 自去年初疫情開始蔓延,在特區政府限聚令下,鄉鎮神功戲全部取消,何時解禁遙遙無期,業者無處問津。鑑於神功戲是本土粵劇的傳統命脈,《戲曲品味》為此發起召開《救救神功戲》專題座談會,邀請各方代表出席,探討如何在困境中突破難關。會後報告同時送交新界鄉議局,籲請鄉議局與業界一同發聲,協助業界通過有效途徑與政府溝通,爭取神功戲早日開鑼。

 

《救救神功戲》專題座談會於310日舉行,出席嘉賓有:阮兆輝、龍貫天、衛駿輝、鄧美玲、陳鴻進、梁煒康、黎耀威,班主劉培傑、杜韋秀明,大埔鄉事委員會李國榮、粉嶺區鄉事委員會彭宏健、汀角村公所主席李騰星,召集人廖妙薇,大會主持龍玉聲。

綜合十大要點

座談會為時九十分鐘,經過與會者不同角度的分享和多方面的探討,綜合十大要點,列舉如下:

、每年粵劇專業劇團的演出,神功戲佔百分之三十以上,去年只有年初演出三台戲,劇團營業額單是神功戲已損失超過二千五百萬。今年演出無期,損失無法評估,從業員生計大受打擊,劇場重開對神功戲無補於事,尤其是專演戲棚的從業者以及搭棚業者,等如繼續失業。

、劇團經營困難,物料和工資年年上漲,班主體察主會經費籌措不易,多年未有加價,經常蝕住來做,無非為行內弟兄有工開。再者,組織一台戲涉及台前幕後眾多人手,必須預早一年至一年半安排,若演期不穩定,難作臨時演出。目前神功戲未能解禁,其影響不單只今年,其實遠及明年甚至後年。

對演員來說,神功戲不僅是一份工作,更重要的是和鄉鎮村民之間建立的關係,互相欣賞、信任,彼此關懷如兄弟手足,這種互動的情誼歷久常新,彌足珍貴。相對於戲院,戲棚演出辛苦百倍,仍熱衷於神功戲,乃是維護粵劇生態和專業精神,是出於從業者愛護社區和民族的熱忱。

、戲棚是粵劇從業員的搖籃,是戲班團隊孕育成長的培訓基地,戲棚造就一代又一代的粵劇紅伶和音樂名師。另一方面,戲棚也是粵劇人感情的依歸,不少前輩名伶以及粵劇新秀,都在戲棚陪伴中長大,因著這個情意結,最終放棄本來事業轉行專業演員的大有人在。神功戲的存在,與粵劇命脈的延續不可分割。

、香港粵劇經歷多次衝擊,從業員幾度大量流失,等到市場環境改善,而新人培養歷時長久,青黃不接的狀態成為粵劇的致命傷。好不容易今天逐漸回歸正軌,因疫情打擊又出現轉行跡象,希望神功戲能回復生計,遏止人才流失。

、神功戲是娛神娛人的節目,鄉鎮傳統慶典的重要部份,是民間信仰的寄託、民生福祉的依靠,由每年一度以至十年一度,代代薪火相傳已逾一世紀,成為牢不可破的鄉例。節慶期間,所有外地及海外移民紛紛結伴還鄉,扶老攜幼,認祖歸宗,酬神祈福,共聚鄉誼。這種傳統關乎村落氏族的繼承,鄉土文化的延續,一向以來,靠鄉鎮社區自力維繫,用心良苦。

、各鄉鎮舉辦神功戲,經濟成本高,搭戲棚、訂劇團、祭祀禮儀等等籌備工作做足一年,所需經費全靠村民集腋成裘。隨著鄉鎮人口流失,社區經濟薄弱,主會每屆打蘸酬神的負擔愈來愈重,部份小村落不勝負荷,無奈要放棄傳統。政府推動文化保育,只聽聞宣傳口號,對鄉土文化的存亡未有實質關注。

、自去年神功戲停演,例行酬神祭典中斷,村民心中隱憂,或以為開罪神明,不能消災納福,致疫情反覆肆虐,出海漁獲減半,市民生計凋零。這種負面的公眾情緒流傳開來,對社會並無好處,應以實際可行的措施,盡早恢復神功戲,消除村民疑慮,安撫人心。

、鄉鎮有自然環境的優勢,比市區更適宜演戲,戲棚空氣流通,後台地方寬敞,衛生環境勝過室內劇場。以去年初上演神功戲的經驗,村民非常合作,做足防疫措施,觀眾座位隔離,不聚眾不飲食;政府未出防疫指引,工作人員早已自律戴上口罩,三台戲演後沒有任何病例發生。神功戲常遇颱風暴雨季節,也經歷過沙士疫情,事實證明完全經得起考驗。

、戲棚是香港獨有的建築藝術,現時只有本地戲班在戲棚上演神功戲。這種碩果僅存的鄉土文化,政府沒有特別關注,是由於對神功戲缺乏認識和理解,沒有認清它的民俗屬性,以及牽涉到氏族、鄉情、信仰、本土文化、鄉鎮社區發展的種種關連。

提出八項建議

本談會的目的,是希望政府理解實情,及早指派部門主管與鄉鎮委員及業界磋商,制訂可行方案。建議包括:

1、神功戲主會承諾全程嚴格遵守防疫措施;

2、請有關部門審查環境,指定適當搭棚地點;

3、縮減演出場次及演出時間;

4、劇團禁止後台探班,演員避免與觀眾聚會;

5、過渡期考慮開放地區會堂上演神功戲;

6、請政府考慮給予演出劇團定額補貼;

7、請政府支持鄉鎮主會維護節慶傳統;

8、請政府積極推動保育神功戲與鄉土文化。

救救神功戲

圖:《救救神功戲》專題座談會。

現場實錄: https://youtu.be/awoyZ6jOc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