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品味專欄

週二, 25 十月 2016 14:06

銅雀台牽洛水情

粵曲《一曲登台賦》,是唱述曹植明月之夜,心中難以壓抑對銅雀台那一腔愛情失落的悲憤,心上人變成嫂嫂。其嫂子更將他的《登台賦》悲聲入絃,向他傾訴銅雀台上錯配之恨。於是,這曲便把曹操建台並叫兒子們作賦之事,衍生出愛情的悲歌。
香港演藝學院於二零一三年開辦全球首個四年制戲曲藝術學士(榮譽)學位課程,提供全面的戲曲教育,今年九月已開始第三個學年,明年將是首屆本科生畢業。二零一六年院長毛俊輝請辭,李小良教授九月接任,他在課程指標和教學方法上進行新的探索。
週三, 14 九月 2016 15:09

陳志輝-市場學者看粵劇市場

當上新一屆「粵劇發展諮詢委員會」主席,陳志輝與粵劇的關係更進一步。這些年默默地觀察香港粵劇的現狀,雖然他說自己不是研究者而是愛好者,但心中自有懷抱。
週一, 05 九月 2016 15:51

傳統戲這條路是難行的

黃滔師傅二零零一年把「八大曲」的資料公開,從梁以忠先生一句話「八大曲是班本」受到啟發形成一個觀點:八大曲應該像粵劇傳統戲那樣被重新活化。
週二, 30 八月 2016 22:35

《捨子記》還是好看!

《寶蓮燈》是戲曲傳統劇目,講述華山聖母與凡人劉彥昌私戀,誕下一子沉香,卻因觸犯天條受壓於華山。其中《二堂放子》一齣最為人樂道,劉彥昌與繼室王桂英捨二人親子秋兒,存沉香以劈山救母的高義,頗令觀眾動容。然而,傳統故事主軸為沉香救母,故對劉氏夫婦捨子之悲著墨甚少,「穆如室」則執此懸念,延伸作粵劇《捨子記》,著力刻劃王桂英為母悲痛。
週一, 08 八月 2016 14:45

從聲哥演出的劇目看女性角色

聲哥所演一些劇目中女性的角色,她們大多是委曲求全,暗裏吞聲,為報愛郎恩情而委屈自己,其中也有為國捨生者,但也有極少數能夠獨立自主,找尋到自己的一片天地。前者以《胡不歸》的趙顰娘、《一曲琵琶動漢王》的王墻,以及《敲牙記》張巡的愛妾為例,後者則以《多情君瑞俏紅娘》的崔鶯鶯為佼佼者。
紅線女有過三次親筆信寫給筆者,都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事。第一封是有關馬師曾的學術研討會,第二封是關於出版馬師曾的紀念專刊,第三封是就有關粵劇問題寫給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同志一信的信。那給李長春的一封信是怎麼一回事呢?話得從頭說起。
週二, 26 七月 2016 16:06

側寫杜煥(完結篇) 說唱南音五十年

Written by
杜煥的「失明人杜煥憶往 漂泊香江五十年」,是套別開生面的南音,以其一生作題材編新曲,是一項史無前例的南音說唱,也是香港二十至七十年代的寫照,具有高度的藝術和歷史價值。
週二, 12 七月 2016 13:47

關於「北梅南薛」之論說

本刊作者那戈先生曾於2013年發表一篇名為「何來北梅南薛之說!」的專欄文章,刊於第157期。學者對此文章論點持不同看法,其後有人為文或反斥其非、或抒發一己之見;今有三位作者藉發表文章,與那戈先生辯證,此文壇常事,料讀者願聞其詳。真理愈辯愈明,希望專家學者參詳,或可發現更多新論據。   圖為中俄兩位藝術大師梅蘭芳與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合攝於1935年
週五, 29 七月 2016 14:07

何來「北梅南薛」之說!

前不久,廣州研究粵劇名伶薛覺先的某「權威」專家接受媒體記者採訪時發表言論說:中國戲曲界過去有「北梅南薛」之說,「北梅」是指北京的京劇名演員梅蘭芳,「南薛」就是我們廣東的省港粵劇大老倌薛覺先。並對薛氏如何了得大加讚賞和吹捧!   (圖為李雪芳)
第 4 頁,共 10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