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三, 20 二月 2019 12:20

小令述《二郎橋》

序:小令為元劇散曲的曲詞譜式,明嘉靖年江蘇崑山人魏良輔把南北調合併,加入花腔為「水磨調」而成崑曲,崑曲《集粹曲譜》便是把小令式文字入譜,應可引用於粵曲上,而在此以小令述粵韻,希望不是南轅北轍。

近期粵曲《二郎橋——永繫不了情》只是整個故事的一節,描述女子時運不濟,與愛侶分離十年後因家禍被迫出嫁,入門始知丈夫是舊侶的兄長的一段淒楚悲唱。原出於1959年任劍輝、白雪仙及梁醒波之粵劇《三年一哭二郎橋》,最近有香港花錦繡劇團主辦,錦尚暉劇團在高山劇場的演出(2018-12-27)。本篇以小令短述整個故事的重要情節。

(一)手足情(調寄《大德歌》)

手足情,兩至誠,

修橋記弟名。

十載摧蘭命,鴛鴦錯配兄,

哥哥讓愛離鄉嶺,

馳騁領軍行。

(二)破鏡圓(調寄《寨兒令》)

十里亭,兩心情,

無猜竟成叔嫂名。

禮教聲聲,心緒泠泠,

女被歹徒凌,奈何誤殺囚囹,

男遭陷害傷盲。

天公憐絕境,反案有男兄,

兄,撮合弟婚成!

令後語:此劇顯示了手足情深,筆者根據網上簡介和劇情,有以下的意見,《香港粵劇推廣中心》網上簡介中說救命之人是姨丈,這樣說來,兄只是下令停斬,破案功不在兄,而原劇結局,亦有點兒簡速之感。筆者認為對劇情的表達,可盡量加強宣揚「手足之情」,在兄當上高官榮歸途中,得悉消息,急派專人日夜趕程偵查,在親人協助下找出真相,自衛誤殺,貞節被誣,行刑之日,上訴重審得值,來個高車駟馬,齊過此橋而落幕,來增強公正審判,「二郎橋」親情的歌頌,對橋「有始有終」和有情人終成眷屬的詠唱。

撰文: 黃紹明

  • big image
  • big image


More in this category: « 《江城子》與蘇東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