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二, 06 十一月 2018 19:19

王國潼80大壽誌慶音樂會──為二胡再奮鬥十年

大師王國潼教授,今年八十大壽,自一月六日在香港大會堂舉行「八十華誕歲月迴響音樂會」,隨後往廣州、天津、北京等地巡迴演出,才回到香港,十二月七、八兩日又與香港中樂團合作演出兩場「王國潼80大壽誌慶音樂會」。

保持恬淡無為的心境

           舞台上的王國潼,鶴髮紅顏,腰背堅挺,神采飛揚,活躍的指頭在弓絃間滑動游走,一種神奇的力量幻化出美妙無窮的音樂,是如此的動人,醉人,懾人心魄。  

音樂之路走了七十年,可以想像有多少高低迂迴,但是他看來非常平淡,一切順其自然,困難是必然的,挫折也是必然的,沒甚麼大不了。凡事他總是往好和壞兩面看,好中有壞,壞中有好,看通了,感謝那些讓他吃苦的人,為他提供鍛鍊意志的好機會。有一回他被車撞倒,腦部嚴重受傷,休克醒來,慶幸自己沒有殘廢,日後還能繼續演奏,於是以樂觀的態度,愿諒了撞傷他的司機。他說:「良好的心態有助於身體創傷的恢復,此後我格外注意養生之道,使自己保持恬淡虛無的心境。今天,我能夠擁有健康的身體,可以繼續演出、講學,可以說是車禍給我帶來的後福。」

若問他初學二胡的困難,他想了想說:就是小時候家裡窮一點吧。

為二胡音樂奉獻一生

            王國潼在天津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正當國家多難之秋,家道衰落,經濟困難,小孩子能夠上學已經非常幸福。有一天他放學在路上看見一個沿街賣樂器的,他拉的二胡音樂非常好聽,自小喜歡吹笛子唱歌的王國潼被那二胡特殊的音色深深吸引,以後每聽到二胡音樂就著迷了,終於他拿出在家糊紙盒賺來的積蓄,一塊錢買了一個竹筒二胡,如獲至寶,略懂音樂的哥哥給他指點一下,就自己學起來以,凡有人拉二胡的地方,他就在那裡留連不去,仔細聽人家的表演。家裡六個孩子和父母擠在一個房間,他每天只能在院子裡練習,這樣過了兩三年,一位河北師範學院的學生,他是跟蔣鳳之學音樂的,偶然聽到王國潼拉二胡,覺得這孩子很有天份,便教他劉天華的曲子,也讓他學到一些蔣鳳之風格,那是他接受專業學習最早的機會。為了儲錢買一把正規的二胡,他每天省下搭車錢,步行四十分鐘上學,早飯喝半碗豆漿吃半個饅頭,省下一半飯錢,一年下來存了十六元,夠買一把專業的紅木二胡。這把二胡跟了他很多年,跟他贏得一次又一次的掌聲,直到皮破聲啞,才進入博物館榮休。

          考進中央音樂學院少年班,是王國潼人生的轉捩點,正式接受專業培訓,學院有那麼好的老師,那麼好的練習場地,他非常珍惜,每天在琴室練七、八個小時,星期天練足十個小時,因此進步特別快;成績的優越感,表演的榮譽感,成為他努力邁向成功的動力。他的班主任陳振鐸教授是劉天華學生,常給他講劉天華的故事──在十分困難的環境下改造國樂,為中國音樂作出很大貢獻,被譽為中國二胡之父。他覺得劉天華太偉大了,立志將來要做劉天華這樣的人,由是初步形成為二胡音樂奮鬥的事業心,隨著年齡增長,保持的決心愈加堅定不移。

他以全班最高分畢業,一九五八年升上中央音樂學院民樂系本科,兩年破格提前畢業並留校任教,那年他二十一歲。當了老師之後,發覺要教好學生,把自己的知識經驗傳授給學生,比自己當學生更難,要學習的更多,尤其是進修更不敢怠慢,堅忍、毅力、自強不息,成 為他生活的格言。

堅持音樂教育培訓合格老師

          自六零年開始在中央音樂學院任教,到九一年來香港演藝學院任中樂系主任,他把三十年的音樂教育經驗帶來香港,發覺兩地社會環境和學生學習的基礎不同,大陸的一套不能完全搬過來。大陸學生自小進入專業學習環境,習慣嚴格、規範的教學方法,老師要求儘管苛刻些也能接受;香港學生從小在業餘的環境中「玩」音樂,沒有經過嚴格的專業訓練,慣聽讚美和鼓勵的聲音,不能接受嚴厲的批評。香港的情況讓王老師領會到,鼓勵才是最重要的教育方法,他逐漸摸索出各種不同的鼓勵方法,針對學生水平不同、心態不同,而作出期待性、激發性、表揚性或諒解性的鼓勵,目的都是激勵學生奮發向上,建立堅定頑強的信念,明白只要刻苦努力就會進步,就有美好的未來。 

          從事音樂教育,他除了培訓優秀的專業演奏人才,還要培訓優秀的音樂教師,如此美育教學才得以承傳。一九九二年他開始在演藝學院開「中樂教學法」課程,直至2004年退休到現在仍堅持教這門課,尤其最近三年應聘到浙江音樂學院任教,兩地奔波疲憊,仍把握時間為學生多上一些課,不肯停下來。他對教師很有要求,一個合格的教師除了掌握專業知識和技能,還須提昇個人質素和修養,並加強從事教育工作的能力;尤其重視「師德」,他強調「師德」和「醫德」是所有行業中最重要的職業道德,對學生一生成長影響極大。

          教書容易育人難,當老師身教重於言教,如孔子所說:「其身正,不令則從;其身不正,雖令不從。」中國為禮義之邦,「六藝」為教育基礎,「禮、樂、射、御、書、數」以禮為先、樂隨後;論語謂「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就是把音樂思想看成是個人修養最後完成的階段。王教授指出,音樂教育是「德、智、體、群、美」的美育,培養學生高尚的生活品味和藝術情操,因此是非常重要而神聖的工作。六十年的教育工作體會,他總結為十六個字:「為人師表,以身作則,循循善誘,誨人不倦。」這正是他一生的努力方向。

訂定未來十年大計

            為了豐富二胡演奏曲目、充實二胡教材,王國潼共創作及改編了二百首作品,其中《懷鄉曲》、《翻身歌》、《奔馳在千里草原》、《喜看麥田千層浪》、《山謠》、《天問》、《觀音頌》等數十首曲子,數十年來一直廣泛流傳。為香港觀眾創作、和周成龍合作的《帝女花幻想曲》,也在今年一月的《歲月迴響》巡演香港首站發表了。他又出版二胡專著二十多部,在二胡理論研究及著作方面卓有成就。今年修訂再版、與王憓父子合作的《二胡經典名曲選──廣東音樂篇》,三十多首廣東名曲如《春郊試馬》、《雙星恨》、《昭君怨》、《餓馬搖鈴》、《雨打芭蕉》等都成為二胡名曲了。他又與滿瑞興合作研製改革「方圓二胡」、「低調粗弦二胡」和「扁八角高胡」三种新的樂器規格,曾獲中國文化科技成果獎。

           十二月的音樂會,開場曲選演劉天華作曲、彭修文編曲的《光明行》。接著的《懷鄉曲》、《太行隨想》、《奔馳在千里草原》、《喜看麥田千層浪》、《山謠》、《二泉映月》(訂譜)、《三門峽暢想曲》等,都是他七十年代作品;華彥鈞的《二泉映月》,王國潼數十年來在世界各地演奏這首名曲,深沉蒼勁,剛柔相濟,被譽為「最貼近阿炳二胡音樂風格的演繹。」而《歲月迴響主題曲》,展示的是王國潼創作半世紀的心路歷程。聯合演出的二胡名家有王憓、趙寒陽、麥嘉然、嚴潔敏,以及閻惠昌指揮的香港中樂團大樂隊。

          今天王國潼桃李滿天下,不少已成名家,他要求學生不要跟他一模一樣,要有獨特性、創造性,期望一代過一代。抱著對中樂事業的熱忱,對二胡音樂的深情,對學子的無私奉獻,他無間斷地把自己數十年的積累傳授給下一代,絕不因年齡增長放緩腳步。

          王國潼為二胡音樂奮鬥到八十歲,他表示還要在傳播、傳承二胡藝術方面繼續工作;並訂下往後十年的工作計劃,目前正準備編寫兩本音樂專著,一是《王國潼二胡藝術文集》;二是《王國潼二胡名曲演繹》,作為他從教六十年的紀念。在健康許可下,他還要參加演出,辦二胡大師班,開講座,出版教材,創作新的二胡作品。他要活到,工作到老,永不言休。

撰文: 廖妙薇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圖:王國潼80大壽誌慶音樂會」二胡名家:1.王國潼    2.王憓 3趙寒陽    4.麥嘉然   5.嚴潔敏    6.香港中樂團藝術總監閻惠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