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六, 10 三月 2018 22:38

京劇《帝女花》重塑周世顯性格神采

粵劇經典《帝女花》首次由中國國家京劇院移植改編搬上舞台,於三月二日香港藝術節與香港觀眾見面,挾帝女花、于魁智和李勝素的盛名,現場有不少粵劇觀眾為此第一次觀賞京劇。京劇、粵劇,兩個不同劇種,不能比較高下,宜作新編戲劇觀賞。

編劇忠於唐滌生,長平公主與周駙馬的愛情故事一筆不少地敍述了,描繪得更加細膩而深層,特別是愛情以外的家國情,由頭場選婿、周世顯回應公主的提問中已表忠貞,因而獲得公主的慧眼青睞。短暫相識而生永世之情,牽情者正是這點心靈相通的家國情懷,故於重逢之際,世顯心中已有報國大計,三言兩語即點破公主的困惑,兩心相通,生死與共。劇重塑周世顯的性格,《帝女花》的靈魂不單附在堅忍不屈的長平公主,還有充滿智慧神采的周世顯身上,否則不能成就一個傳頌人間的愛情故事。

在原著基礎上,編劇作了適當的調整,以符合京劇劇種的特色,特別是演員的發揮,每個人物性格分明,人物之間的感情糾結脈絡分明,使劇情進展合情合理。

《帝女花》是一齣悲劇,首個悲劇人物是崇禎皇帝,一夜間皇城陷落,江山淪喪,景陽鐘敲不響了,宗室三百年基業毀於一旦,國破家亡,上何以對祖宗?下何以對臣民?此時此刻皇帝才是最悲最痛的人。國祚已亡,家何安在?先保宗室後裔,再送妻女歸天,這是他當機立斷的安排。白綾賜死,刺殺長平於情急之間,沒有「昭仁公主怨父王」之嘆,保留一個善良父親的正面人性;亡國之君,最後時刻心繫的是天下蒼生,「官肥民竭,天怒人怨,縱思中興,無力回天。」就是他臨終的吶喊。一個君主的尊嚴形象立體地突顯出來了。

長平公主身邊少個昭仁,一個重要人物時刻相伴,瑞蘭入宮三年與公主引為知己,故有不惜背父兄救長平之舉。通過瑞蘭,道出長平歷經劫難的滄桑,並解說失蹤一年狀況,省卻瑣碎及拖沓情節,使戲劇的節奏更明快。而周鐘、周寶倫父子的心計,亦是從二人的行為性格中合理地發展而成。編劇寫每個人物有相當份量,導演讓每個演員有相當發揮,沒有減少故事的內容,卻使劇情更為緊湊而於兩個半小時內完成這是本劇可取之處。

由開幕起序到尾場結局的主題曲,多處巧妙地採用粵劇原著唱詞,尾場最是印象深刻,膾炙人口的《香夭》--「落花滿天蔽月光」以京腔演繹,聽來仍覺熟悉和親切,全隱現唐滌生影子,全場保留原著舖排,月華殿裡花燭夜,暮色迷濛,天上月如鈎,含樟樹下重證舊盟,帶淚將砒霜放落葡萄上,公主駙馬雙雙合抱而亡。此時落花紛紛樂韻悠揚,一雙穿著大紅禮服的新人在溫柔的燈光映照下煥發一片紅光,如此殉情報國,意境美妙動人。

京劇《帝女花》是一齣新戲,它從現代觀眾的訴求考慮,在布景、燈光、舞美方面,沒有遵循傳統一桌兩椅的舞台格式,而做了大刀闊斧的創新配置,有前、中、後深度的畫景和實景,有內宮、佛門佈局的意景,開場與結局呼應的含樟樹也枝葉扶疏。布景豐富了舞台,美觀而簡約,雖然並不誇張,觀感上非常舒服,卻與京劇傳統大相逕庭。服飾也注入現代感,大婚的華服,設計新穎又不失宮廷氣派好看不好看,可是見仁見智了。

最為創新的還是主題音樂,《粧台秋思》重新編曲配器,鼓、琴之,加入多種樂器,豐富了音樂層次感,加強了舞台氣氛,但是京曲的韻味就被旋律掩蓋,變得輕淡無味了。樂曲本身是動聽的,可是由音樂帶出主題串通全劇的手法,則飄離了戲曲程式化表現的範疇,有點向歌劇靠攏了,這是值得思考的地方。 

撰文廖妙薇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圖片:中國國家京劇院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