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二, 16 一月 2018 16:29

勇敢跟入屋歹徒搏鬥(九)

紅線女在廣州區莊華僑新村的家曾被盜匪兩次入屋偷竊。第一次是上世紀的八十年代,第二次是2000年夏。

上世紀的八十年代,紅線女到香港去演出和參加系列活動,離開廣州許多天。一天,紅線女的保姆離家外出,盜匪經事先勘察偵訊,敲實無人在家,便光天化日之下大張旗鼓地開車前往,停在紅線女家門口,將屋內所有電視機、冰箱、電風扇等及一應貴重物品,全部「搬運」清光。保姆向紅線女報告,她還不太相信,待從香港回來一看,家裏所有能搬動的貴重物品被洗劫一空時才目瞪口呆了。幸好,紅線女在香港的徒弟和學生聽說此事後都安慰她,並紛紛施予援手,一人一件、兩件地從香港全部給紅線女置買新的帶回廣州配備上。

第二次是2000年夏。一天深夜兩三點鐘,一小賊爬牆跳進院子,再撬開窗戶進入屋裏,先將睡在一樓的保姆捆綁封口,然後上到二樓各房間進行偷竊。紅線女睡在二樓,聽到響動聲打開臥房門出來察看,發現是小偷,便大聲喝令:「幹什麼?不許動!」小偷一個箭步上前用手臂箍住紅線女的脖頸,另一手掌封她的嘴,紅線女見此情勢,連喊了三聲「救命」,心想:「我為什麼讓他欺負!」同時又一想:」深更半夜的,哪有人聽得見呼叫?」於是乎,她用口咬賊仔,用腳去踢他,與之殊死搏鬥。結果,紅線女咬掉了一隻牙,被小偷摜倒在地板上昏了過去,造成腦震盪,眼睛也被打得紅腫睜不開。地下的小保姆不久就掙脫了繩索,打電話報警,派出所的員警立即出動,包圍了紅線女的住宅。當小偷攜帶盜竊的物品從紅線女的院子跳牆出來時,剛一落地就被逮住了。小偷還算好心,馬上對員警說:「你們快進去上二樓救那老太婆,她剛才被我打昏了倒在地板上。」員警進去把紅線女即刻送往醫院救治,幸好紅線女生命並無大礙,住院留醫和休養一段時日就無事了。

紅線女住院期間,當有關領導和學生們前去探望,她還喋喋不休、不無得意地說這一次搏鬥經歷。說:「我呢世人,耕田做過,小販做過,就是沒有同人打過架,想不到現在七十多歲了,還同人打架,敢於與賊仔殊死搏鬥!」還想起前不久從北戴河參加全國有貢獻的文藝家聚會回來,就不斷告誡大家:……演員的青春是有限的,千萬要珍惜,不能浪費時間,更不能為了錢而放棄藝術,一定要努力做出成績來。當時有人說,粵劇的演出市場越來越小了,擔心以後還能不能生存下去,她當即堅定地回答說:「粵劇不會消亡,湛江粵西那邊不是演得很熱鬧嗎?我們也可以到湛江粵西那邊去。我出院後就和你們一起去!」紅線女就是這樣地在傷病中還不忘粵劇。

事後,一位曾任省公安廳廳長和省政法委書記,時任主管宣傳文化和意識形態的省委副書記在某一場合親口對包括筆者在內的所有在場人誇讚又擔心說:「紅線女敢於與入屋歹徒搏鬥的精神堪嘉,但不顧自己的年歲和體弱,不惜生命去與小偷爭執又似乎不值得提倡了,萬一她因此丟了性命,那廣東的粵劇與文化界可就損失大了!幸好那小偷不是慣賊,經審訊只是外省一位青年民工初次來廣東想打工,找不到合適工作,又無錢返鄉,鋌而走險欲博一筆路費才入屋偷竊,如果碰上慣匪大盜、亡命之徒,那十個紅線女被捅死無疑,實在太不值得了!」紅線女的兒子馬鼎盛也這麼認為母親不顧自己的性命去與小偷搏鬥的行為太輕率不值得。

由於紅線女是文化界名人,那位「不識相」的小偷最終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

撰文: 陳超平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