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三, 11 十月 2017 15:05

「存忠劍殺忠妻」的我觀

粵曲《殺忠妻》是出自民間戲曲藝術《吳漢殺妻》,又名《斬經堂》或《一把存忠劍》,後者早已在1958年出現在新馬師曾的電影上。其實,這故事的粵劇名字雖多,但為人熟識的主題曲,除了新馬一曲外,例如羅劍郎的《劍底情鴛》(1957年)和粵劇《血濺存忠劍》下集,與《殺忠妻》詞曲是一樣的。

故事是說西漢末年,吳漢的父親是漢朝大臣,王莽篡漢,吳父忠烈,不肯歸降,死於王莽刀下。吳漢長大,不知吳漢是殺父仇人,接納王莽以女王蘭英賜婚,後來其母告之真相,並以吳父留下漢朝先帝御賜的「存忠劍」,要他先斬其妻,再報殺父滅國之仇,興復漢室,其母自縊身亡,王蘭英得知真相,亦以存忠劍自殺。

    這個民間戲曲藝術,引起很多問題,第一是不合史實,除了「王莽篡漢」和吳漢外,並沒有王蘭英其人,根據網上維基百科中《漢書》記載,王莽有三女,按次是「黃皇室主」、王曄及王捷。而王莽是偽君子也是事實,這可以由白居易的《放言》詩看到,詩中的「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躬下士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揭開了王莽的陰險(註:周公指周文王少子,有德之人,助兄伐商,定天下,扶幼主,避流言引退,後真相大白復出。「向使」即假如)。至於吳漢,據《後漢書吳漢傳》記載,吳漢是東漢武將,是「雲台二十八將」的第二位,歷史上確有其人。雖然《漢書》及歷史,都沒有王蘭英的記載,但是,野史卻有多個王蘭英,例如《楊家將》故事中楊六郎的妻子王蘭英,《五虎平南》或《五虎將》中的女將王蘭英,都是虛構人物。吳漢殺妻,史無記載,但有「吳漢斥妻」,因其妻買田地而被吳漢責之並將買來田地分與昆弟外家。「斥」與「殺」,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了!

   第二個問題就是吳漢之父被王莽所殺而吳漢竟然不知,有所懷疑,理由是王莽為帝只十五年,而有關粵曲曲詞內都說「十八載深仇大恨」,那麼,吳漢之父是在王莽稱帝前所殺,如果他不是遺腹子,那時他最小也約有四歲?根據統計,兒童的「記事分水嶺」為3.5歲,而創傷性事件往往帶給兒童記憶留下烙印(筆者四歲回鄉走避日本侵華,至今未忘),家庭慘變而不知,是否有點問題?其實,上述理論並不重要,因為曲中所述與事實不符,根據《顯赫軌道,南陽吳氏再創吳氏輝煌》文中的「南陽吳氏開基始祖吳漢年譜」(作者吳桐林,為南陽吳氏文化研究會創會秘書長)記載,吳漢父吳章,是西漢末年太學博士,因呂寬事件被王莽腰斬,吳章弟子收屍葬之,吳漢離家出逃避難,直至王莽女為皇后,大赦天下,吳漢才返回移父棺回故里。所以曲中所謂「不知」,純屬虛構。不過,曲末一句「逆新朝,扶大漢」,也使人意味了歷史的一面,正如前述,吳漢後來成東漢武將,是「雲台二十八將」之一,擁劉秀為帝,戰功彪炳。

   第三個問題是殺妻,有朋友認為「罪不在兒女」,仇有頭,債有主,休了也罷,為甚麼要她「冤仇劍底鑲」?甚至有說這是違背了善良道德風氣。不過,歷史上並非只此故事才有「殺妻」之舉,常為人談及的便有一忠一奸的故事,就是殺妾餉三軍的「張巡殺妻」和為得魯國信任而殺齊國宗室的妻子的「吳起殺妻」。無論如何,都給人一個感受,便是「慘不忍睹」!

   第四個是劇情牽強,吳漢母親未見兒子手刃真兇而先自殺,應是死不瞑目,尤其是「未闖龍樓,先斬京堂」,先殺仇人之女是「打草驚蛇」,失去了親人近身發難的機會,是能久忍,沒大謀一族!十八年等待的是什麼?所以這段「虛構」故事,筆者認為是有點缺乏情理。

   文藝貴乎創新,《殺忠妻》有它正面的價值,除了欣賞歌曲外,還帶給我們以下教育的意義:

   (一)此曲傳揚了我國「忠」和「孝」的傳統德行;

   (二)曲中的王蘭英自刎身亡,捨生取「義」,可以說是烈女一族,亦可以為其夫避免了殺人犯法和心靈上更大的創傷(按:古代殺人亦應法所不容,因為早在戰國時期的《周官》已有「凡報仇讎者,書於士,殺之無罪」,即是說如要復仇,必先上書獲官批准,則無罪,而這故事的新朝到了接著的東漢,亦有光武帝認可「雲台二十八將」中的祭遵執法。不過,吳漢是仇人之民,無書可上,故只能如曲中所謂「逆新朝,扶大漢」了);

   (三)這故事帶給我們一個啟示是「仁」,警惕世人不可一朝得志,斬殺或加害不支持自己的人,否則便會像王莽一樣,失去民心;

   (四)凡事三思而行,以免誤己誤入,連累家人。

   此曲若被帶進校園,在學術和教育的角度來說,忠孝仁義值得宣揚,而曲中故事乃根據民間戲曲藝術,與歷史無關,亦應說明。

   最後,這故事既然是遠離歷史,純屬虛構,筆者便大膽的來個超越時空,借包拯為蘭英鳴不平,以詩作結如下:

   存忠劍愧殺忠妻,父債女償包拯嘶。但願歌聲揚德育,人人孝義樂家齊。

 撰文:黃紹明

  • big image
  • big image


More in this category: « 櫻花時節說曼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