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四, 31 三月 2016 16:52

側寫杜煥(四)藝術節八仙賀壽

Written by 
Rate this item
(0 votes)
一九七七年,市政局把杜煥南音推薦給香港藝術節,表演節目為「八仙賀壽」和「天官賜福」,杜煥因而參與了一系列的公關宣傳。
 
 撰文:馮公達
 
       春末夏初的一九七七年,市政局把杜煥南音推薦給香港藝術節,作表演項目之一,於次年二月十八日星期六在大會堂劇院舉行,由於時值新春的正月十二日,節目不用細思,即敲定為「八仙賀壽」和「天官賜福」。不過,籌劃和宣傳必須提早進行。
 
       在此,我學杜煥在富隆茶樓演唱前對各位貴客的說法,向讀者討個人情,談點題外話,講講藝術節的公關宣傳工作。
 
       一九七三年第一屆起的最初幾屆,香港藝術節一切大概以英文為主,場刊的英文節目介紹,外判給中文翻譯,譯名並不統一,新聞稿集中給西報,中文報不甚賣帳,受到極大的批評。
 
       到了一九七六年,得到香港政府協助,由新聞處幾位高官主持其事,大會則以合約形式聘請某傳媒人擔任翻譯,但此君有自己的生意,便外判給幾位傳理系的同學到新聞處工作。然而傳理畢竟不同音樂,某同學便把recorder(八個孔的牧笛)譯成錄音機,牧笛演奏會變作錄音機音樂會,猶幸我適巧在場發覺,忙請高官壓著不放「出街」,才不致鬧個大笑話。
 
       次年痛定思痛,宣傳雖仍由新聞處負責,但藝術節協會的合約規定,該專人必須朝九晚五全職坐鎮。結果請得屠月仙的鋼琴高足,在義大利深造回港不久,後來成為流行音樂作曲家的林敏怡(洋名Violet,一九五零)出任。她本身是香港大學畢業生,中英文良好,又懂五種語言,藉著這些驕人的優異條件,要求一人獨當的權派,讓高官們負責女皇登基銀禧紀念的活動,她則全力肩負藝術節的工作。

       閒話表過,林敏怡打電話給我,需要一篇簡介和杜煥的照片,簡介我隨時可以給她,照片雖有,但拍得不好。她提出要我請杜煥來辦公室,由新聞處的大師替他拍攝。我沒有所謂,只要她約好一部政府車輛便成。
 
       拍出來的彩色照片很好,不過Violet不滿意,因為只得杜煥一人,沒有伴奏的。我記起一九七四年首次演唱時,新聞處拍過一輯照片,她即下定單要求印出,從中揀了合適的,再請畫師依著素描,登在節目指南內,這樣便不會被人笑說用舊照。女孩子心思果然慎密,也無怪她在香港大學唸的是心理學。
 
       宣傳方面,除了例行的新聞公告,市政局當時還有一個電視節目「偷得浮生半日閒」,每週由當紅藝員介紹即將舉行的活動,由於南音被選中,杜煥便要首度亮相螢光幕前。
 
       節目由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後,給三間電視台播映,這次錄映定於一九七八年二月九日上午進行。今回港台派到尖沙咀碼頭接我的,是部白色的小巴。一如往常,到了杜煥的住處附近,便向商店借個電話打去。線路一接通,他即行拿起,細聲的說知道了。
 
       我這才想起,那天是大年初三,我們要返工的日子,而當年只有初一初二是公眾假期,不過許多行業有很長的春假,杜煥的同屋大概仍在元龍高臥,及至見面一問,果真如此。為免鈴聲吵到別人,他醒後便不敢再睡,靜坐電話旁邊守候,這是杜煥的特點,寧可自己麻煩一些,從不願意別人改期遷就。
 
       錄映地點是廣播道教育電視台,由藝員譚炳文擔任介紹。可憐的杜煥,日夕為生活奔波,收音機固然沒有聽,即使是同屋共住的人看電視,他也沒有去聽,既不知外間有甚麼新聞,更不知譚炳文是何許人也!
 
       鏡頭先拍譚炳文手拿綽(音測)板介紹南音的特色,然後拍杜煥唱幾段「八仙賀壽」。這是他學唱南音的「啟蒙曲」,自是滾瓜爛熟。由於節目佔的時間有規定,過長便要他減兩句,過短便加兩句,總之錄完又錄,錄到剛好為止,他一直都聽從編導的吩咐,沒有怨言或難色。
 
       我每回和杜煥出去,都是有車接送。去商業電台接受訪問的一回,是乘坐的士,費用由節目主持支付。其餘各回乘坐的,是分屬三個部門的政府車輛,計有市政局及市政事務署、政府合署和香港電台,因為港島的車送杜煥回府後,要駛返港島,順道送我回家,故每回要往返四次之多,他明白這是特別的優惠,是以從來沒有要求增加表演費。
 
       其他人如梁培熾、何耀光等請他演唱,亦有相應的安排,絕對不用他為交通煩惱,何況有些地方他根本未曾去過,我忽發奇想,未知可不可以稱杜煥做「轎車瞽師」,以跟從前廣州的「大轎師娘」互相輝映呢?
圖: 杜煥之《八仙賀壽》唱碟2014出版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Read 2347 times Last modified on 週一, 18 四月 2016 1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