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Size

Cpanel

搜尋內容

週五, 16 四月 2021 14:45

盧麗斯 重新出發 用心演戲

Cannot find 2021.4網頁/品味專欄/慧眼初開 folder inside /tw_3t/vol1/operapreview.com/public_html/images/2021.4網頁/品味專欄/慧眼初開/ folder.
Admiror Gallery: 4.5.0
Server OS:Apache/2.2.22
Client OS:Unknown
PHP:5.6.40-1~dotdeb+7.1

盧麗斯年前身體抱恙,推掉演出專心休養。後來疫症肆虐,她停了一年多沒有演出。最近劇場重開,盧麗斯也重新出發。「既來之則安之」她以《紫釵記》中霍母的台詞,形容自己的心態,一切隨緣,順其自然。但談到做戲,她很強調,要用心演繹,花心思鑽研,代入角色,觀眾才會有共鳴,自己才會享受,有滿足感。

 
一切從「企」開始
 
        為什麼盧麗斯會入行做戲?「我喜歡雛鳳!」當年《帝女花》電影上映時,她被迷住了!電影看了一次又一次,想學〈香夭〉的身段做手,覺得十分漂亮。盧麗斯八十年代初修讀八和粵劇學院第二屆培訓課程,後來有機會進入雛鳳鳴劇團演出。由學戲到做戲,她同時有一份全職工作,盧麗斯表示,當時只覺得開心、享受,完全不覺得累,尤其是可以跟偶像站在同一個舞台上。
 
        在雛鳳鳴劇團二十多年,一切由「企」開始,由低開始做起。她企了七、八年才迎來第一個「開口」角色,有機會演《帝女花》的老道姑。盧麗斯說,那時候劇團很多人,光是花旦已有十多個,在陣容鼎盛,論資排輩的情況下,機會來得不易,別說是「開口」,即是有對白或唱詞的角色,就算是能做到「帶出帶入」的丫鬟,應一句「在」、「知道」已十分開心。「帶出帶入」,指丫鬟帶主要角色出場或入場,盧麗斯說這也不容易,究竟走出去的時候要怎樣行,要不要出門口,一切都有規有矩。從「企」到「帶出帶入」,再到「開口」,是一個打基礎的過程,學會妝身,學會規矩,最重要的是,留意老倌演戲,學會如何揣摩、演繹角色。
 
不同階段的思考與嘗試
 
        從雛鳳鳴劇團到慶鳳鳴劇團,盧麗斯後來全身投入粵劇。她沒有野心,每天回到劇團,跟兄弟姐妹相處融洽,十分享受戲班生活。後來漸漸有人提醒她,不可能一輩子都只做梅香。她因而被啟發,有所思考,也慢慢有機會接些第四、第三花旦的角色。她表示,當時開口數白欖,都會十分緊張。「沒有人不衰過,衰過才會學好!」盧麗斯說戲的味道是透過不斷的實踐,以及時間的浸淫,所醞釀出來的,每個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盧麗斯擅演苦情戲,身段優美,活躍於各大劇團。她擅演老旦行當,不少人特意找她來演此類角色。對此她並不抗拒。不過演多了,漸漸好像被定型,也開始引發她的思考,自己應該作更多方面的嘗試與發展。她感恩在演藝路上的不同階段,都有不同的人給予她提點,以及機會。
 
        2014年盧麗斯有機會參演龍劍笙《任藝笙輝念濃情》演出,在《紫釵記》折子戲中飾演霍母。2018年更在《蝶影紅梨記》中飾演沈永新 ,2019年在《帝女花》中飾演瑞蘭,擔演第二花旦的位置。她十分感謝刨姐給予機會,教了她很多。
 
        2018年,任白慈善基金製作《蝶影紅梨記》,六月移師到澳門演出之時,細女姐任冰兒身體抱恙,未能隨行演出。盧麗斯感謝張敏慧老師的推薦, 讓她可以演出沈永新一角,留下美好回憶。
 
        2019年,盧麗斯受天馬菁莪粵劇團的邀請,與文華合演《獅吼記》、《販馬記》及《梁山伯與祝英台》,擔正演出,各方面都受到肯定。
 
        不論角色大小,不論戲份多少,盧麗斯皆能掌握得宜。分寸的拿捏合宜,除了是來自向前人的學習,更是用心鑽研的成果。她表示,能夠演好角色,與對手有交流,有火花,那一份滿足感就是最純粹的快樂。
 
撰文:林曉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