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二, 30 六月 2020 16:06

粵劇創造的武戲——小武

寫粵劇小武,如果抄書就不難了! 有幾篇粵劇史都認為粵劇武戲來自張五師傅,由此寫下去就成了一篇粵劇小武文章。但我不這樣認為,未曾立論就先行駁辯?這就是件煩事!

        先說粵劇神枱,正中是華光先師。傳說玉帝要他火燒戲棚,他不執行,還叫戲班佬上演《玉皇登殿》時放黃煙,造成火光熊熊!他便回覆玉帝說:「戲棚燒了!」便救了戲班。再說座下是「田竇 二師」作小童打扮。傳說他們兩位在田邊草地教人打筋斗, 之後一個跳進田裏,一個跳進竇裏消失了,所以尊稱之為「田竇二師」。再說便是華光先師旁邊的張騫先師,叔父們沒有能說這位先師的事蹟。按史書,張五師傅教授了粵劇南派和江湖十八本:一棒雪、二度梅……等戲,故實有其人其事。貢獻這麼大,卻也上不了神枱,只在牙灰盤旁的柱子寫上「張五師傅之位」! 造成這個不合理的狀況,是戲班和寫書人對張五師傅認識的巨大反差。

        我的師公靚元亨,父親何劍秋,他們都是紅船老倌,在教我的時候從來沒提及張五師傅教過那幾套戲,那幾招。戲班全無資料,不知他們怎搞到這麼多名堂,一些論述也大有漏洞。比如張五師傅是在雍正年間來廣東教授武戲?!梅蘭芳有一幅畫「同光十三絕」, 記錄了同治光緒年間在北京各行當的名戲人。當時鬚生頭一名固然是程長庚,而譚鑫培以黃天霸扮相出現,譚是程的徒弟,是京劇的老生鼻祖,可見同光年間北京還沒有一個武生。

        稍後光緒年間余叔岩、梅蘭芳、楊小樓合稱京劇三大賢,戲班才確立武生行當,這時與雍正相距五個朝代,上百年時光,張師傅又那來文武戲都唱做出色呢?說他是北京名伶,他又怎教出一種與京戲風格招式不同的南派戲呢?武戲應是戲班表演藝術最後形成的部份,所以唱、唸、做是戲曲的表演要素,而打有些劇種卻沒有。不單止上海越劇,黃梅戲這些新劇種,就是河南梆子這些老而大的劇種也沒有熱鬧的翻打。最具規模的打就是京劇,它有不少以武功做打為主的武戲,它影響了全國戲曲發展。

        粵劇是第二個自己創造武戲的劇種,它以南方武術為基礎,有自己的招式與武打套路表演風格,自己的劇目。為了區別於京戲,稱它為北派,而自稱南派。京劇武戲領軍人物叫武生,而粵劇則叫小武。小武盛於紅船班,以粵劇有代表性的傳統戲《六國大封相為例,它改自《金印記》,講述蘇秦拜相的故事。原本蘇秦有一大唱段,封相卻改成聖旨官公孫衍為主角,以武生坐車功架為主。接下來就是小武的元帥,花旦的推車,小武輔以武生、花旦成為擔班的台柱。同治七年記錄下來的新江湖十八本就是紅船班的江湖十八本,特點是新編的戲如西河會、雙結緣等,又是小武擔的武戲。這個現象一直延至薛、馬完成白話化,男女同班,從而奠定粵劇基礎為止。從此紅船班小武傳統戲衰落。現今流傳下來而為人熟識的傳統南派小武戲碼有:《山東響馬》、《大鬧黃花山》、《斬二王》、《金蓮戲叔》、《平貴別窰》、《打洞結拜》、《鳳儀亭》等。

撰文: 何家耀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圖:    1.  馬福龍賣箭      2. 金蓮戲叔      3. 千里送京娘      4. 平貴別窰


More in this category: 粵劇五大流派的說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