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品味專欄

週三, 11 十月 2017 15:05

「存忠劍殺忠妻」的我觀

粵曲《殺忠妻》是出自民間戲曲藝術《吳漢殺妻》,又名《斬經堂》或《一把存忠劍》,後者早已在1958年出現在新馬師曾的電影上。其實,這故事的粵劇名字雖多,但為人熟識的主題曲,除了新馬一曲外,例如羅劍郎的《劍底情鴛》(1957年)和粵劇《血濺存忠劍》下集,與《殺忠妻》詞曲是一樣的。
週三, 11 十月 2017 14:15

身段程式與意念及運用之簡論

中國戲曲是以「歌舞演故事」為宗旨的藝術形式,其中形體動作是非常重要的表演手段之一。戲曲舞台上的表演動作既是程式化的,又是豐富多彩的。它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
週六, 07 十月 2017 13:28

王安祈說的共融和圓通

編劇家王安祈加入國光劇團十五年,為國光劇團的台柱量身訂造,寫了不少好戲。王安祈寫戲,寫的是心中的想法。她的作品都以人物為主題,創作來自對這個人的興趣。
週五, 06 十月 2017 12:32

江南第一丑李鴻良的規劃人生

譽稱「江南第一丑」的李鴻良,他演丑角並不是以丑示丑,他說:「我是個本職的崑曲人,我所演的丑,高雅、有品味、不低俗;現代審美理念跟以前不一樣,丑角不是譁眾取寵博取台下掌聲,而要給觀眾更開闊的美學視野。
週四, 24 八月 2017 20:05

關公臨死之時心裡想著誰?

王安祈為國光劇團新廈開壇而寫的破台戲《關公在劇場》,九月十六至十七日載譽重演,今次由小劇場搬上文化中心大劇場,唐文華再度挑戰關老爺,以九十分鐘極速演繹關公一生功業,並經歷人、鬼、神三界成聖帝,而京劇傳統關戲的唱做套路無一或缺。
週三, 02 八月 2017 19:34

《客途秋恨》的疑惑

今年三月,我在本刊發表了《男燒衣》的疑惑一文,指出現行的《男燒衣》唱碟,無論唱者是誰,都少唱了一個上句。現在要談的《客途秋恨》則剛好相反,多了一個上句。
週一, 31 七月 2017 03:19

《蝶影紅梨記》之妙

大部份才子佳人戲,都採用「邂逅─離散─重聚」模式編寫,《蝶影紅梨記》卻反其道而行──邂逅,原為互相認識,是最迷人、夢幻的階段。惜趙汝州與謝素秋相「識」,終沒相「認」機會。編劇賣了一個很大的「關子」,讓觀眾乾著急。待二人正式邂逅,全劇便結束了──唐滌生將劇情與觀眾情緒都凝結在最美好的階段,這個設想本就很妙。這次白雪仙等融合了舞台與電影兩個版本,又滲合了一些嶄新的設想與元素,讓該劇更妙了。
近日從廣州《文史縱黃》2016年第3期讀到晚清進士前翰林院編修江孔殷(人稱太史公)的一首題詠粵劇名伶薛覺先的七律詩,堪讚立意明確,用詞精妙,解了我心中近期來對所謂「南薛北梅」或「北梅南薛」之說的疑惑,真真爽哉!快哉!
錢塘名妓蘇小小的愛情故事,素受戲劇家青睞,多次改編。1962年,李晨風將它拍成電影《蘇小小》;近年,李居明編了一齣以蘇小小為主角的粵劇《錢塘金粉》;現在,新劍郎又編了一齣《情夢蘇堤》,更說要別出心裁,敍述蘇小小「兩段如霧如花的感情」。
週二, 09 五 2017 11:12

八和會館先賢蘭桂

二十世紀80年代中葉,中斷多年的八和會館恢復活動,不久著名編劇家何建青當選為復會後第二任會長,他滿懷豪情,要為這個獨具「萬有引力」的戲班老會做出貢獻,在遠赴美、加尋找會館房產證據的同時,特意交代屬下秘書長陳象雄,著手搜集會館史料,做些實實在在的工作……
第 1 頁,共 9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