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四, 07 三月 2019 17:02

阮德文.南鳳.攜手闖三關

阮德文多年養精蓄銳,終於以自己的班牌打響頭炮,得名旦南鳳助陣擔正印,演出三天台期,包括《雷鳴金鼓戰茄聲》、《帝女花》、《碧海狂僧》三齣香港名劇。

選演這些劇目,德文是向自己挑戰,向難度挑戰。觀眾耳熟能詳的三齣戲,對德文來說並不簡單,他學藝於湛江藝校和廣東劇校,獲演藝學院選拔來香港進修,自是非常優秀。初來埗到,環境不同,一齣香港戲都不會,所有香港名劇一無所知,林家聲、任劍輝、何非凡這些鼎鼎大名的前輩老倌,對他都是陌生的。

他也是幸運的,演藝畢業加入演藝青年粵劇團,林家聲是演藝的藝術顧問,那幾年演聲哥戲寶都得到聲哥指導,得益不少。從藝校、劇校到演藝,他深深感念老師和前輩的教導和栽培,一直鼓勵他好好珍惜,不要放棄。因此阮德文全心全意入戲行,矢志不移,無論多艱難不會放棄自己。

其實德文父母和外公外婆都是粵劇演員,深明落鄉演戲之辛苦,從不讓孩子接觸粵劇,要他好好讀書尋找自己的前途。到十七歲中學畢業了,媽媽見他天生一副好嗓子,能唱的文武生有身價,做戲也是一門生計,建議準備考大學的德文向戲曲發展,由是他以一首《禪院鐘聲》考入湛江藝術學校,展開他的從藝生涯。十幾歲才學戲,基功訓練比人辛苦,但有中學文化程度,對劇本較容易吸收領悟,他的學習進程也比人快,三年考入廣東劇校,又三年畢業了,演藝之路由內地走到香港,算起來將近二十年。到了這個階段,他覺得做戲對他已經是一種責任而不單是生計,做不好對不起老師、對不起自己。

學藝基礎在內地,來香港演香港戲,他要從零開始,每演一齣戲學一套香港介口,逐齣戲逐句介口學,幸好前輩都很樂意教他,只要肯學肯問,都得到指點。自從以自由身埋班,有機會跟著名文武生同台演出,李龍、羅家英、龍貫天等大老倌,各有優長各有特色,他從中學習,盡量吸收前輩的東西,尤其欣賞龍哥的身法和功法,喜歡他的武戲文做,不知不覺,似乎有了他的影子。

走過迂迴曲折,終於找到自己的方向。他的勤奮和才華,也得到班主的賞識,他的演出機會不少,經驗逐漸累積而來,由當初一無所知,到今天熟悉香港粵劇,能掌握角色演繹,對自己有充分信心,是時候發展個人事業了。「德威」是他自己的班牌,獨挑大樑,得到鳳姐支持,他非常感激。他和鳳姐合作很多,記得好多年前有一台旭哥和鳳姐的戲,他做小生,有一場對手戲,他唱完一段上下句,正要開腔唱下一個上句,忽然記不起要唱甚麼,腦海空白之際,鳳姐已替他接住唱了,毫無破綻,所以他說鳳姐是他的救命恩人,終身感銘;今趟又應允做他的拍檔花旦,信是緣份吧,也是鳳姐提攜後輩的一點用心。

四月上演三齣戲,是阮德文展示實力的時候了,一齣林派代表劇目《雷鳴金鼓戰笳聲》,德文自己很喜歡這戲,他功底好,默默鑽研聲哥戲中的排場、功架,希望從實踐中領悟更多。《帝女花》是任白名劇,德文愛任姐的瀟灑風流,〈樹盟〉、〈上表〉文戲武做,有可發揮的空間,戲中多首名曲,他勤練唱功,成竹在胸。何非凡的《碧海狂僧》可真有點難度,不是人人能演的,看德文的台型扮相,倒與凡哥有幾分神似,凡腔的唱法別具一格,他就是要尋求突破。

這台戲可以說是鳳姐與德文攜手闖三關,三齣戲都令人不期然有所期待,期待阮德文從此掌帥印,衝出自己的一片天。至於小生之位,他表示,大老倌擔班的他當然要接,把握這些機會,跟前輩學的還有很多很多學不完,其他就有所保留了。

撰文:予倩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