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四, 22 三月 2018 15:07

梁兆明金句:不要給自己壓力

梁兆明定居香港五年,一家人的生活已經完全融入香港社會,戲迷關注的是他的舞台演出,期望他轉化為地道的香港老倌,為香港粵劇界添光彩。觀眾的期望,有沒有造成壓力?兆明輕鬆地說:「沒有呀,一切順其自然,盡力演出,我不會給自己壓力的。」

出身湛江小孔雀的兆明,九三年已隨團來港演出,那時才十六歲;九七年拜林錦堂為師,同年以湛江劇團文武生來港擔演《雙槍陸文龍》,眼睛發亮的觀眾當下便看準了這個二十出頭的少年。香港回歸二十年,梁兆明和香港觀眾結緣二十年,到今天,他已是香港人的一份子,香港八和會館的成員,一年演出二百場,位於香港粵劇名伶之列,這是梁兆明的傳奇。

儘管演出經驗豐富,要融入香港戲班,對他來說並不容易,香港和內地體制不同,劇團編製和排練方式不同,一下子完全摒棄過去習慣的合作模式,馬上投入本地劇團運作,談何容易!所以他說:「每個台期都是新挑戰,每次要重新學習的,遠多於演出一個新劇目。直到現在,仍然在學習中。」

兆明有個優點,認清了自己的方向,決定了自己要走的路,他會一往直前,無論多大困難,不會退縮迴避,只管向前行,他說自己很主觀,其實他的主觀在執著和堅持,對別人的意見卻是用心聆聽的。多年來他特別感恩的是,所有拍檔花旦以及行內前輩都對他非常關照,非常包容、忍耐,凡有疑難,一一為他解答,在彼此不斷的磨合中,他逐漸掌握香港戲班特色,現時還須加倍用功的,就是研讀劇本,粵劇典藏豐富,讀之不盡,學之不完。

兆明透露,他很早就認識聲哥,那時候聲哥非常關心小孔雀,時常來看他們一班小朋友,又送很多服裝、用具給劇團。林家聲大名鼎鼎,他只是個小學生,在聲哥跟前,只管做足功課,那敢輕舉妄動。後來經團長孔雀屏引薦,認識林錦堂和南鳳,再拜入堂哥門下,自是得堂哥傳授聲哥戲寶。堂哥授徒之盡心盡力行內皆知,如兆明說的,「有上課無下課,由早到晚他可以不眠不休,像神仙不食人間煙火,但他的徒弟畢竟是普通人,要吃飯要休息的呀!初時我們都餓著肚子上課,後來實在捱不住了,提出要吃些東西,他才如夢初覺,原來上課也要填肚子,吃飽飯才撐得下去。」對這位師傅,兆明無言感激,「他不但教我做戲,也教我做人,對我的成長影響很大。」雖然如此,在人前兆明從不以林派自居,他認為自己所知有限,距離師傅、師公所教的還有好遠好遠,更當不起號稱林派傳人。

從藝廿八年,不長不短的粵劇生涯,以往有人提出給他開個唱,都沒有考慮過,今次適逢其會,好像機緣到了,兆明覺得是時候向觀眾有所交代,於是有「梁兆明傾情戲曲廿八載」演唱會,這是他第一次個人專場,選演兩折戲《鳳儀亭》、《艷曲醉周郎》,三支曲《樓台會》、《苧蘿訪艷》、《韓琪殺廟》,中間穿插一支雙子喉對唱曲,好讓他落場換裝。除了後者選用阮眉撰寫的曲本,主要都是林家聲劇目。

《韓琪殺廟》是他新唱的歌曲,需要較多時間操練,其餘皆林派戲寶耳熟能詳,當不會造成壓力。問他第一場個唱,有沒有甚麼期望呢?他腆一笑,還是套用先前的金句:「沒有期望甚麼,如常演出,不要給自己壓力。」

撰文:予倩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