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五, 23 六月 2017 16:37

瓊花女排難而上勇創雙專業

2012年開展的粵劇新秀演出計劃,油麻地戲院的舞台陸續出現很多新面孔,西九這幾年也舉辦了四屆「粵劇新星展」,觀眾眼看著這些年輕演員成長,心底裡實在希望他們成材。瓊花女在一眾新秀中很受注目,她第一次在油麻地亮相就不像個新人,雖然她看來十分年輕。

在油麻地第一次擔重戲,演的是《劍底娥眉是我妻》,她演的是正印花旦,一人分飾兩角,一個是溫柔嫻雅的大家閨秀,一個是多咀俏皮的小姑娘,不容易掌握兩種性格,戲中還有「殺忠妻」排場。接了這場戲,她滿心歡喜,她母親就非常擔心,怕她應付不來。但她一點不怕,臨場非常鎮定,兩個人物性格鮮明,演來自然暢順。只是經驗不足,竟在甩水髮時,忘記拔去固定水髮的簪子就開始耍了,害得她母親在虎度門大叫不好了,她完全沒有注意到,卻順利完成甩水髮表演。她交足了功課,更慶幸跟前輩羅家英學會了「殺忠妻」排場。這次演出留給觀眾深刻印象:這個新花旦有功夫,不像新入行。

瓊花女當然不是新人,因為她十歲就開始上台做戲了。母親梁綺蓮是戲行人,現時在鳴芝聲劇團擔演老旦,一輩子在戲台生活,每天不是忙演出就是忙化妝、忙衣箱。她從小跟著母親在戲班長大,耳濡目染,會唱會做,五歲就登台,覺得好玩而已。年齡大些真的喜歡出台做戲,做梅香,做下欄,做三花、四花。日間上學,晚上在戲班兼職,她不怕辛苦,不計角色,只要有得做就好,因為喜歡做。如此算來入行已有一段日子了。

油麻地戲院是新秀的搖籃,有機會主演不同的戲,有機會讓觀眾認識,她想參加這個演出計劃。那時她在東昇劇團,徐班主給她改了個藝名叫「瓊花女」,很傳統的粵劇花旦名字,於是就用瓊花女報名了。

大學畢業加教育文憑,她選擇教育事業,教師工作忙碌還要不停進修,若繼續做戲,無論時間上、金錢上都是負擔,那時候她曾經考慮過不做戲了,但最終沒有放棄,「因為不捨得。粵劇內涵豐富,有學不完的東西;舞台五光十色,令人陶醉,令人沉迷。我捨不得離開。」

做了十幾年戲,行內都認識她,需要下欄會找她,有適合角色也會找她,福陞劇團演出《枇杷山上英雄血》,她當過汪明荃的二花;阮兆輝的「四代同台」經典粵劇折子戲,她有份演出,這該是十數年來累積的一點成績吧。她說:「肯為藝術努力、盡力,才會得人信任和欣賞,才有提昇機會。」

但是,她又覺得奇怪,「戲行人並不認同我是行內人。」

不過,輝哥(阮兆輝)的一句話讓她大為安心。「輝哥話,出舞台冇得呃嘅,出得台做得到就係喇。」專業和業餘的分別,就在於「做到、做不到」這條界線上。

或許因為她有自己的專業,不用吃戲行飯,讓人錯覺做戲純屬業餘興趣。她卻有自己的想法,認為可以雙專業發展,一面發展教育專業,一面發展粵劇專業,抱負很大。她說:「教育和藝術都是要終身學習的,教師要不停進修,粵劇要不停學習,基功、唱功都要不斷進步才有前途。」排難而上的精神是值得鼓勵的,可是,這樣會逼到自己忙不過來呢?她的回應是:

「同時發展兩項專業,的確很大挑戰,媽媽也怕我身體挺不住,經常叮嚀我量力而為,注意健康。我是個喜歡挑戰的人,學校工作多忙都難不倒我,過去這些年都挺過來了,愈忙就愈開心。有戲做我就忙,準備功夫要做到足、做到好,才有信心出場。」

  那方面比較有信心?她表示對「唱」有信心,這方面她感謝楊麗紅老師為她設計不同的唱腔,教曉她唱要感情要韻味。她喜歡青衣行當,喜歡《何文秀》的王蘭英、《琵琶記》的趙五娘、《平貴別窰》的王寶釧;最愛的角色是唐琬,感情跌宕,唱功有得發揮。下月戲曲中心開演「粵劇新星展」,有機會再次與陳澤蕾演出《夢斷香銷四十年》,她表示十分開心,也十分期待,希望此劇能成為自己的首本戲。

粵劇講師承,現代的社會環境不容許師徒制,沒有門派的倚仗,入行要靠自己,她認為有個理想相同、戲路相近的長期拍檔很重要。她和陳澤蕾拍檔做過《胭脂巷口故人來》、《何文秀會妻》、《金枝玉葉滿華堂》、《李娃傳》、《曹操與楊修》、《夢斷香銷四十年》等劇目,默契良好,可以繼續拍檔。年底春暉的「四代同台」演出,他們也會擔演兩個折子戲,希望多些合作機會,大家一起探索出一條可行的粵劇路。

文:予倩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