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日, 11 六月 2017 20:55

梁淑明要「柳御風」成為專業演員

二零零七年,她與李沛妍同被選中演出青年版《帝女花》,兩人初試啼聲,大獲好評,她的名字叫梁淑明,那時還在演藝讀夜間文憑課程。經葉紹德刪減至三小時十五分的新版長劇,對初踏台板的兩位青年不無壓力,但見梁淑明從容演繹收放自如,以為她熟習劇本,必也是任劍輝迷。原來猜錯了。
 
       淑明說她喜歡做武生,她報名選演角色是周寶倫,沒想到選上了,劇本到手才知演的是周世顯,慌忙讀劇本,背台詞,頭一遭這樣認真仔細地看唐滌生劇本,才發覺他的作品有過人之處,感情之細膩,情節之動人,詞曲之雅致優美,文場戲幾無人能及,由是愛上了唐滌生。
 
       讀完演藝,她繼續跟老師學習,公餘時間勤力練功,作為一個業餘愛好者,不管日後有沒有機會上台做戲,先要充實自己,有本事才有機會;藝術無止境,不知道將來可以做到多好,先要求自己不能做錯,不會錯才會好,這是她的信念。
 
       油麻地新秀劇場開鑼,招募新人組班,對她是個非常難得的機會。要落班演戲了,開始和觀眾接觸,覺得需要有個做生角的藝名,於是取名「柳御風」,御風而舞,切合戲曲舞台的旋律感,很好。因著油麻地的演出機會,有人認識了,她又有機會參與西九粵劇新星展,這幾年之間,柳御風這個新星好像忽然冒出來,卻原來,她學藝的日子已經不淺,算起來幾近二十年了。
 
       說從前,淑明從初中一參加「愛丁堡獎勵計劃」開始,計劃中有一項「技能」分,可以很多技能選擇,她原是田徑校隊,愛運動,是時社區有戲曲班,星期日上課,一學期上廿四堂正好符合計劃要求,她覺得有趣便報名。最初像許多孩童學戲的心態一樣,覺得舞刀弄劍很好玩,扮武將,披靠插旗櫻槍在手,威風凛凛,很能滿足孩子的虛榮。計劃完了,戲曲課也停了,但那二十四堂印象難忘。
 
        裴艷玲來香港演出,淑明去看了一場《武松打店》,她形容當她知道裴艷玲是女身,「簡直是震驚!心想,不可能!不敢相信!」從此下定決心要學戲,學武生。這是她學藝的開始,直到今天,裴艷玲仍是她最崇拜的偶像。
 
       終於她報名清暉,跟曾玉女老師認真學戲,她到處搜羅裴艷玲影碟,看她的自傳,聽她演講,深刻了解,女性要作為一個武生,要經過多少磨練多少考驗,練功當然不是舞刀弄劍這麼簡單,她逐漸體會戲曲之博大精深,非要專心一致不可。演藝開中國戲曲課程,她讀了四年,然後繼續跟老師練功。女生反串,她的弱點是聲線,朱小冰老師改善了她的發聲方法,使她的嗓音沉厚有力,開腔像個男子漢。
 
       雖然淑明愛演武生,也欣賞唐滌生筆下的李益、裴禹、趙汝洲、柳夢梅,她的取向是要平衡發展,吸收多方面知識。她認為學習要全面,除了幕前演出,也有意在劇本創作、舞台創作方面鑽研,希望粵劇能帶出時代氣息,這大概是許多粵劇新秀的願望。
 
       她目前的工作有較多自由空間,可以配合她排練和演出。除了工作,她全部時間都給了戲曲,神功戲、社區會堂,本地的節目、外地的邀請,不介意角色戲份,只要踏台板、取經驗。問淑明可有意轉為專業?她說:「我要儲本錢,一是經濟本錢,有人請我做戲,第一考慮我有沒有戲服,置裝是本錢;更重要的本錢是藝術,我有多少功?識做多少戲?這方面更加要累積。生活很現實,我要努力工作賺錢維持我做戲的開銷,同時努力學習增值自己,儲夠本錢,等待時機,一旦機緣到了,我就會全身投入戲行。」
 
       今年粵劇新星展即將開幕,她演《穆桂英大破洪州》的楊六郎,也演《夢斷香銷四十年》的趙仕程,目前最重要是多演,争取台上經驗,不管甚麼角色,不計較多少戲份,那怕只得幾句唱詞。今年九月,她嘗試做自己的創作,以《寶蓮燈》原版本加入一些創意,和瓊花女拍檔演出。醞釀多時的思維能否成功實踐?拭目以待。
 
       柳御風最終成為專業演員,這就是梁淑明努力追求的目標。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