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四, 19 一月 2017 19:48

譚穎倫暫別多行當專工文武生

粵劇新秀譚穎倫在舞台上曾演出不同行當的角色,不論文武生、小生、老生、鬚生、花面、甚至旦角行當也演過不少,可以說是一個跨行當的演員。作為新秀演員,他有很多學習機會,什麼都去嘗試;但漸漸也有不少前輩提醒他,應該選定一個行當,專注發展。

從丑生到文武生

以前很多人說譚穎倫外型不夠吸引,認為他就只可以向丑生行當發展。現在體重減了下來了,他預備少演一些丑生戲。譚穎倫強調,所謂專工文武生、小生,並不是他不喜歡做其他角色,何況戲行講的是際遇,也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但很多輩提醒他,有時候行當演得太雜也不是好事,應該選定一個行當,專注發展。他想,既然瘦了,也想趁年輕拼搏一番。

                    農曆年間的西九新星展第三次響鑼,今次譚穎倫擔演長劇《榮歸衣錦鳳求凰》,他說以前相對而言比較少做文武生,今次可以說是第一次在這樣的大台擔演文武生的位置。《榮歸衣錦鳳求凰》是麥炳榮、鳳凰女的戲寶,麥炳榮的戲,多少有些「牛精」特質。「我特別不會演『牛精』的戲,我不可以很粗聲粗氣,演這類戲對我來說會是挑戰。」譚穎倫說,因為自己的年紀及特質,演這類戲時,在不改「牛精」特色的大前提下,他會嘗試為角色加一點「老虎仔」的姿態, 除了更切合自己的演出,也希望令角色在某些情況下可以表達得更有層次。

演花旦為償心願

譚穎倫減肥成功後,舞台扮相更佳,他指最初減肥的動機不是為了想做文武生,更不是為了當花旦。譚穎倫坦言,演花旦令他招致不少負面評論,不是說演得好與不好,而是反對他演花旦戲。譚穎倫喜歡演花旦,但他並不是要當全職花旦,他只想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以免日後會後悔。「有些東西沒了就沒了,過了就過了,現在不做,不能確定以後還能不能做。」有一段時間,譚穎倫轉聲,不再能唱子喉,他明白到有些事情如果沒做過,會讓自己遺憾一生。所以轉聲之後,雖然自覺自己的子喉有點不如前,也面對反對聲音,甚至有人認為他是在搞噱頭,但他最後還是決定把握時間,一償心願。

最年輕的佘太君

在油麻地戲院的「粵劇新秀演出系列」,譚穎倫有很多機會演繹不同角色。年紀雖輕,但演起丑生、老生,甚至老旦來,都有板有眼。對於扮老,譚穎倫說,要做到表面上有個模樣並不是真的很難,畢竟有化妝及服飾等配合,再在動作及腳步上稍為放慢,就能有些老態。就是如此簡單?當然,不能否認的是,他的模仿能力還是蠻高的。但他自己卻認為,自己實際上未能好好把握老生、老旦行當。他認為,老生與老旦角色,他們的人生大多有所歷練,畢竟自己未到某些人生階段,有些事情沒有親身經歷過,感情就比較難拿捏。例如2015年他演《佘太君掛帥》,才二十出頭就有機會反串演佘太君,當時受到很大關注,演後也獲得不少正面的評價。「當然我是有盡力去做,但我覺得自己未能好好把握作為一個老母親的慈祥。例如七郎死了,唱段演繹上我會加些哭腔,唱得比較滄桑,但我會問自己,那種慘情是否真的由心而發呢?」自我要求嚴格,是作為一個好演員的其中一個基本元素,譚穎倫一直重視的,不是演什麼角色,而是有沒有把角色演好。

文:林曉慧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