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二, 16 八月 2016 22:52

龍貫天怎樣演毛澤東

今年毛澤東逝世四十週年,李居明大膽撰寫粵劇《毛澤東》,觸及這位極具爭議性的人物,可算是香港粵劇的一項突破。李大師蒐集毛澤東生平資料,看過很多書籍和錄影帶,發現很多不為一般人知曉的笑話故事,他選取年輕時期有趣的生活材料寫入劇本中,寫的是個有血有肉的人,不是神。
 
       一年前龍貫天就被揀定做毛澤東角色,他覺得很有挑戰性。

       「單是這樣一位世紀名人,就已經令我躍躍欲試,他的功與過,不是我來定論,也不是戲來定論,我演的只是他的人,正如演其他歷史人物唐明皇、曹丕、年羹堯一樣,我只要演好我的角色。再者,時裝粵劇對我也是新嘗試,過去有穿時裝唱戲曲演現代故事的成功例子,我希望《毛澤東》是其中一個。」他興奮地說。

       李居明選角很有眼光,旭哥一向予人的觀感,態度親和卻露一點兒傲骨、外表老實內裡有一點兒霸氣,演毛澤東他是不二人選。年輕時的毛澤東很平凡,雖然有他的政治抱負,也有他的窩囊不濟,李大師表示不會塑造甚麼少年英雄,而從現實狀況檢視他的生活、成長和遭遇,特別點出一些少為人知的趣事,例如他從來不喜歡沖涼,打麻雀一定打四圈;他學習很聰明,但有一樣學不成的是英文,他總要用中文在每個英文字的旁邊注音,才會唸得出一句英語。諸如此類的笑話,出現在劇情中有點綴作用。龍貫天看了劇本,理解編劇的想法,這不是個嚴肅的歷史故事,演的是一個人物,把人物演活是演員的責任。其他角色包括新劍郎做蔣介石,陳咏儀做楊開慧,王超群做賀子珍,鄭詠梅做江青,鄧美玲做宋美齡,陳鴻進做朱德,都選對了人,每個人物都是真實的,都不能馬虎,但李居明叫大家輕鬆地做,不要有歷史包袱,因為他把新中國建立前後的政治事件全部迴避了,絕對沒有政治敏感。他還要透露,這部戲會帶去日本演,新加坡政府若批准也會上演。旭哥補充:「如果可以在大陸上演,這部戲才叫真正成功。」

       戲的重點放在毛澤東年輕時期,中間一大段日子空白了,劇情自有交代。毛澤東當上國家主席,到了晚年,怎樣回顧他的人生和他的革命事業?他有沒有回頭看自己?旭哥說,一個人老老實實走完一生,是非功過是身後事,評價是由他身邊的人和後來的人做的。戲的結局,到這裡賣個關子,到時來戲院看吧!

       說起李居明的戲,龍貫天第四度和大師合作,他認為編劇很認真,也很尊重演員,容易接納意見,大家都想台戲出來的效果好,在講戲的過程中,自由表達意見,互相引發激情,隨時改動劇本適應演員要求,甚至上演期間,每天都有改進;所以說合作是十分愉快的。他說:「撇開金錢不計,大師的精神、心血比任何一位演出者付出更多。」

       李居明寫戲,每部戲都有相同和不相同的地方。相同的是,離不開因果業報、生死輪迴的天數;不相同的是,每部戲要有新主題,要搞新意思。新意往往是一起思考一起嘗試的。我請旭哥略作說明。──
 
       《錢塘金粉》的新意在結局,取效電影「時光倒流七十年」最後主角一個回身,驚覺年華逝水,眼前光景倏然成過去..... 於是拍了男女主角雙雙攜手走向極樂,忽爾回頭一望,鏡頭定住,影像凝結在實景舞台上。
 
       《孫子無雙》突出點在針灸醫馬,舞台上無真馬,如何表達呢?由帶馬伕以身段表演由卧病到治好的驚喜。此外孫臏受刖刑後,要坐輪椅出場,對觀眾來說並不好看,因此把這些戲份盡量減少,全場只出現兩次。

       《銅雀菩提》戲中的曹子健一改懦弱書生的形象,是個真男子,故此他的命運與過去的劇本所寫截然不同,兩人爭取愛情最終雙宿雙棲而得成正果。

       至於《毛澤東》,旭哥不多說了,目前他還未決定下來的,是抽煙不抽煙的考慮。他說到時自有分曉。
文:小禮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