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四, 04 四月 2019 13:11

谷好好圓了崑曲人的夢 Featured

自從2016712日戲曲中心與上海戲曲藝術中心簽訂合作協議,京劇、崑劇、滬劇、越劇、淮劇、評彈六大院團成為戲曲中心的合作交流伙伴。上海崑劇團參加開幕季演出,是期待已久的事,五月帶來香港的是該團的壓箱底代表作《臨川四夢》。

團長谷好好說,《臨川四夢》從廣州、深圳、香港、北京、台灣……走出國門,走向美國和歐洲的藝術舞台,再回到香港,在戲曲中心演出了,這齣戲才算完美地展示於世,真正圓了劇團的夢。 

上崑的《臨川四夢》包括《牡丹亭》、《紫釵記》、《邯鄲夢》和《南柯夢記》四齣大戲,前後打造十年,於2016湯顯祖逝世四百年首演,作為對中國戲劇大師的獻禮。經歷三代團長的推動和實踐,精雕細琢的《臨川四夢》一氣呵成,最後由三代五班演員百人通力合作演出,上海崑劇團耗十年精力,打造經典,演繹經典,傳播經典,傳承經典,圓了湯顯祖的夢,圓了她自己的夢,也圓了崑曲人的夢。 

《臨川四夢》四夢連演,四戲一景,讓觀眾有四晚連戲的感覺,廣州首演非常轟動,帶到各地均掀起一股崑曲旋風,觀眾連看四場,是近年戲曲表演難得的紀錄。過去兩年,該劇在台灣及歐美各地演出,使藝評人刮目相看,創造了崑劇在國際藝壇前所未有的影響力,讓世人知道,崑曲不是只有《牡丹亭》,湯顯祖的作品,既有《牡丹亭》、《紫釵記》的古雅和優美,也有《南柯夢記》的幽默和《邯鄲夢》的詼諧,上崑的演繹呈現崑曲雅俗共賞的多面性,讓崑曲的心靈美育更貼近大眾。

香港是上崑來演最多的地方,與香港觀眾早結善緣,崑三班的武旦谷好好屬中青代,是團裡最早開個人專場,最早領梅花獎,奪獎最多的一個,也是最年輕的團長,戲曲中心開幕季她三度來港,三月隨梅花獎藝術團來演折子戲《白蛇傳.水鬥》,五月帶劇團來演《臨川四夢》,九月還要再來小劇場演出。       

提到她在上崑的時候,學藝六年才由閨門旦轉武旦行當,王芝泉老師問:「武旦要捱苦,你怕苦嗎?」她爽直回答:「不怕苦。」老師於是教她《擋馬》,傳授了「腳掏翎子」絕活。為了對老師的承諾,拼命練功,不怕苦,當年她就是「練不死的谷好好」。當了團長,仍是個「拼命三娘」,甚麼事都不怕難,拼命做。她捱過畢業十年才有機會演大戲的過程,今天她認為要讓年青人加速成長,她要給畢業一年的新生代好機會,《南柯夢記》就是給新生代表現,編排舞蹈,創作螞蟻姿態,以輕鬆的表演充實原著缺乏的內容。以《紫釵記》奪梅花獎的沈昳麗,以《景陽鐘》奪梅花獎的黎安,兩人配搭主演經典《紫釵記》,谷老師說,這個新體驗,是讓他們成長的過程。她的理念就是:加快培養人才,讓人才成長,使年青人早日成為明天的藝術家。

當初從溫州到上海考進戲曲學校,她對崑曲一無所知,捱過艱苦的學藝過程,練就一身本領,崑曲卻進入低潮,沒有人來看戲了,台上演員比台下觀眾多,那時她想「戲都能唱得好,還有甚麼不成的呢?」轉個行業,總可以糊口,可是自始至終發現自己放不下,心裡始終有份使命感,認為崑曲需要保留下來。

到了今天,政府對崑曲大力支持,演員在觀眾、掌聲和尊重中過得有尊嚴,谷老師享受到崑曲被人喜愛的幸福,她覺得很滿足,很感恩;作為團長,她任重道遠,任務是繼續推動、傳承中國傳統文化。

《臨川四夢》保留原著精神,成全了湯顯祖人生大夢的完整性。戲是永無止境的,會一直演下去,代代相承,走向世界,以臻善境。

撰文:予倩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